以文化为抓手,《首届中国相声小品大赛》如何书写人生百态?

正在中央电视台CCTV-3热播的《首届中国相声小品大赛》在国庆档脱颖而出,散发“中国式”幽默的魅力,准确地按住了观众的笑穴,当之无愧的假期减压器,欢笑中寓含的人生百味,备受观众青睐。

首先,评委阵容相当吸睛。姜昆、冯巩、蔡明等著名曲艺前辈坐镇,分享了各自多年的经验之谈与喜剧创作心得,这对参赛选手和电视机前的曲艺爱好者来说,无疑是一次别开生面的文化启迪。除了专业评委,还有620名通过随机产生的观众评委,也将影响大赛走向,更加多元的评判视角,也让本次大赛的评价体系愈加合理化。

参赛选手也是来自全国各地、五湖四海。有近年来在喜剧界打响名头的开心麻花、大碗娱乐、爱笑家族等成熟团队,亦有来自各大高校的新生力量,还有民间文艺爱好者,更是吸引了台湾、澳门等地的同胞以及海外华人,连不少外国友人也远道而来。各地的曲艺爱好者携近千组作品呼“笑”而来,涵盖国内外的地域特色,相声小品种类富足,题材多样,以文化为抓手,呈现一场独具中国韵味的文化盛宴。

而在数以千计的作品中得以入围决赛的48个优秀作品,无疑是笑料中的笑料,讽刺中的讽刺,从前几期的节目效果来看,不乏笑意与意义的作品,笑声散尽,还有深思;深刻之余,亦见反省。

幽默为媒,传递文化深意

中国戏曲艺术源远流长,而喜剧作为其中重要的戏剧形式,不只是为博君子一笑,更为追求深层次的艺术内蕴,正如清代戏曲理论家李渔所言“于嬉笑于诙谐中,包含绝大文章”。

对于真正的喜剧艺术来说,幽默与搞笑只是一种外在形式,观众的笑声是一种表面的肯定,从古至今在时间的淘洗下留存下来的喜剧作品,无不寓庄于谐、笑中有思,将多样化创作手法融入喜剧之中,呈现更为丰富的喜剧内涵。

从这几期的节目来看,笑料与内涵俱佳的作品频出。《手足情》向我们展示了社会中的开车“路怼”一族,互怼之后有了彼此谅解的结尾,联想到近日“假期两车高速起冲突一家人被后车撞飞”的恶性事件,笑声里亦有反思;《请和陌生人说话》则是聚焦当代邻里关系的淡漠,其实不仅是邻里关系,当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带有一层冷淡的隔膜。这些作品题材无不瞄准社会热点,兼顾“深”与“透”,以诙谐的形式托之,在幽默与深刻中找到了合适的平衡点。

对于讽刺题材作品,评委赵炎一言蔽之“要戳到真正的痛处”,比如作品《面子面馆》不动声色地带出同学之间暗自攀比的文化劣根性,“面子”隔开了多年的情谊,令人唏嘘。作品兼具讽刺与幽默,深挖当代人际交往中的情感痛点,但又谑而不虐,在温情的批判中更倾向于自我观照、自我反思。

而第三场比赛中由张霜剑一人表演的默剧《生日》也颇值得说道。全程静默无声,无形之中放大了表演者的形体仪态,稍不注意就可能会崩坏,而张霜剑不仅凭借自己深厚的舞台功力牢牢抓住观众视线,还挑战一人分饰二角,无论是独居老人产生与去世的妻子一同跳舞的幻想,还是幻想破灭回到现实茕茕孑立的孤独感,无不让人动容,为剧中真情,更为表演者深厚的舞台功力。

正如点评专家廖向红称赞的那般,最难的和最精彩的就是一人分饰两角的“分寸感和准确度”,但无疑表演者完美地将作品人物渴望爱与孤独感呈现了出来,触及不少人的情感痛点,观众有自我情绪可以代入其中才更显示作品的深刻。

文学家林语堂在《论幽默》中将“笑”窄化为幽默、郁剔、讥讽、揶揄四类,而认为最上乘的幽默,当属表示“心灵的光辉与智慧的丰富”,也就是一种智慧。在幽默中感到一股正能量,在讽刺中不断鞭策自己,在温情中感动并深化自己,相声小品的力量即在于此。

舞美搭桥,承载喜剧之美

相声小品作为一种舞台表演艺术,需要贴合作品内容的舞美来烘托其演出效果,而《首届中国相声小品大赛》的节目场景就将这个“加分项”做得独具匠心。

节目场景设置的灵感来自剧场舞台,幕布、灯光、背景交相配合,打造不输剧院的现场效果。作品中配合下雨、刮风、灭火、开车等舞美效果,生活场景真实可观,自然景象也给人身临其境之感,让戏剧矛盾得以直观呈现,并推动之后的一系列事件。

而强烈的舞台感不只让选手置身更为自由演出氛围,也能让观众无缝代入剧情,自由的舞台观感还打破了观演壁垒:观众的笑声成为背景,应答环节又推动故事情节发展。每一期的舞美都极力配合主题内蕴,颜色的选择尤为合适,红色的大气,青色自然而富有意境,蓝色轻快活泼,能够将多方融入作品氛围,舞美的作用功不可没。

此次大赛以其极致的舞台贡献出了一部部高品质喜剧作品,而严丝合缝的舞美效果让观众在各个类型的喜剧之中随意切换,专注喜剧审美享受本身。

而一部优秀的作品,不只需要意境宏大的舞台效果,更重要的是回归艺术本位,在新时代话语中散发传统文化与时俱进的独特魅力。

扎根生活,与时代同声

因其贴近生活的取材,更接地气的表演内容,相声小品一直是大众喜闻乐见的表演形式,如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师胜杰和常宝华的《婆媳之间》、《结婚》、《帽子工厂》等无不是这样的作品,至今依旧能让观众产生共鸣。而如今这样的作品似乎渐渐消寂,不少相声小品开始脱离生活本位,与时代、与民众都产生了隔膜感。

而《首届中国相声小品大赛》的出现令人眼前一亮,这些作品中大多深耕日常生活,辅之以幽默、以讽刺、以深厚的艺术功底,担起针砭时弊的时代重任。

小品《共享单车的一天》无疑是这样的作品。从拟人化的独特视角切入,展示人们违规停车、超载停驶、乱贴小广告、甚至故意损毁等不道德行为,主人公“共享单车”带着诙谐的语气发出控诉,映射了当下的社会中的不良风气,披着“现实关注”的喜剧作品更引人深思。

陈印泉、侯振鹏两人的《套路漫谈》围绕社交网络中高频次出现的“套路”一词,揭示出当前生活中大家“口不对心”的社会现实,虽然嘴里喊着“少一点套路”,却在实际行动中妄图一次次“套路”生活,实则也把自己给“套”进去了。“一个红绿灯你闯过去,快几十秒,闯不过去,早几十年”等金句频出,密集的笑点让人笑到喘气。

而以“深情”动人的作品《老爸》,则聚焦说不尽道不完的“亲情”,在十余分钟的舞台时间内囊括了父子几十年间的情感联系,从儿子不理解父亲到自己离家闯荡结果回家时父亲已经不识自己,个中的悲痛自带情感共鸣,令人情到深处泪自涌。悲情作品的加入也丰富了本次大赛的内容结构,不仅能收获观众的笑声,还能见证观众的眼泪。

相声小品作为大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在此次大赛中焕发了鲜活的艺术生命力,回归相声小品艺术本位,在现代语境再焕生机,不仅记录生活,更与时代同声歌唱;不只有幽默,还有思索,把“笑”作为喜剧审美标准之一,但更强调审美之上的引领作用,自省作用。

寓教于乐,寓庄于谐,《首届中国相声小品大赛》一直在追求!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以文化为抓手,《首届中国相声小品大赛》如何书写人生百态?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