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绥宁县金屋塘镇人民政府扶贫工作乱象的举报

 尊敬的政府领导:

你们好。我叫刘玉齐,绥宁县金屋塘镇雄鱼村人。我在此举报绥宁县金屋镇政府相关干部在精准扶贫工作中的不做为、乱作为;乡干部为自家亲属以权谋私夺取其它贫困户危房改造指标;在政府统一建设的异地拆迁安置房分配方面,不按国家政策、不选择真正有需要的贫困家庭,直接为相关人员的关系户(其中部分人员完全不符合国家扶贫政策)分房,对贫困户则已房子已经分完,没有指标为由,直接打发走。

我父亲叫刘先跃,今年66岁。在70年代末搞农村集体化时开山修路,双耳被炸聋,不到30岁就成了残疾人。2002年时又因受了惊吓,得了精神病。家庭的顶梁柱从此就倒了。我母亲叫肖叶青,62岁,一直就是个药罐子,也没有文化,只有在家务农。家里欠了一屁股的债。我是家中独生子,今天32岁,因条件太差,至今也末成家。全家还是住在我爷爷在世时修的70年代的老木房里,且有半边房都已经没有人住了。

2015年得知国家的扶贫政策,我开始申请扶贫指标。但是得到的答复就是一句话:没有指标。2017年上半年,经过2年的申请,村干部终于通知我写申请,说经过讨论,有两个危房改造的名额,我家符合条件,名单已经报到镇政府去了,如通过的话,再报县里审批就行。之后就一直让我等消息。2018年上半年,我突然接到家里老人电话,说上面的干部来审查,检查了半天后,指着我家的一块10年前因厨房快倒了而翻修的泥砖墙说,这还能住人,不符合危房改造的条件,全然不顾整体房屋已经倾斜、楼板已经腐烂,到处漏雨的事实。

我家的指标被收回,然后就被另外一户人得到了。但让我奇怪的是,那一家人好像早就知道我家的指标会通不过,有了准备一样,连修房子的材料都早就做准备好了。现得到指标的两户人,是堂兄弟。而他们也刚好有个兄弟在镇政府里上班。一户人是40多岁的两口子加一个10多岁的儿子,男的好吃懒做,扫把倒了都不会扶一下的人,不干活的时候到处打牌,从20多岁就宅在家里不出去赚钱,2017年为了申请这个危房改造指标还假装得了中风,去县医院检查,结果什么都没有;而新得到指标的这户人,早就已经在怀化市成家立业了。

就这两户人,这样的情况,我们全村的人都清楚的事情,他们怎么就符合国家的政策了,符合条件了?60多岁的残疾人自己修了下房子,就错了?也要像那个懒汉两口子一样,什么都不到,等着房子漏雨,倒掉?

我不服。

前几天村里人打我电话,问我家的房子申请扶贫危房改造或者搬迁的事,有结果了吗?说镇里统一建设的异地扶贫搬迁的房子,都已经分配了,然后告诉了我几个人名,说怎么没有我家的?那是什么名单呀?一半以上的关系户呀。刚花了几十万在老家修了别墅的人,退休了好几年全家已经跟随儿女搬到大城市养老的村干部,乡干部、村干部家的亲戚等。这真是唐僧肉呀,都来分一杯?这是什么评判标准?谁来评判的?收了多少好处?这还只是在我们这个村民小组里发生的事呀,这是什么情况?让真正的贫困家庭怎么想?怎么办?这是有多少歪嘴和尚?

以上情况,还请政府领导派人来核实,来调查,还老百姓一个明白,还政府一个公道。我不为什么,就因受不了这口气。

谢谢。

此至

敬礼

喀嚓鱼(kacyu.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关于绥宁县金屋塘镇人民政府扶贫工作乱象的举报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