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市中心医院在手术过程中,多次涂改手术记录

 天使还是恶魔:请把妈妈还给我我叫白林,今年32岁。

几年前贷款经营了一家发廊,工作虽然很辛苦,但每天回到家看到妻儿的笑脸、母亲准备的热腾腾的饭菜,所有的辛苦都觉得是值得的。

2014年妻子再次怀孕,发廊的生意也逐渐稳定,尽管每月要偿还银行的高额贷款,但对未来的生活我还是充满了希望和信心。

可厄运总是来得这样悄无声息,瞬间让我们一家人的生活陷入了黑暗的谷底。

我的母亲叫李丽娟,母亲是个很不容易的女人,父亲身体一直不好,母亲含辛茹苦的将我养大,已到了颐养天年的年纪,母亲却被查出了患有卵巢癌,自此,母亲踏上了手术医治的不归路,全家的幸福生活自此戛然而止 一、时间表及事件概述如下:1、2014年12月,母亲在一家私立医院的体检中被查出患有卵巢癌。

出于于对私立医院的不信任以及不敢相信母亲身患重病的态度,我们决定找一家公立医院再次检查2、2015年1月12日,中心医院确诊母亲患有卵巢癌三期诊治医生:妇科专家 杨际新主任(女)、医生 张爽(女)随后杨际新主任为我母亲设计和介绍了手术方案,通过医生的介绍,我们了解到母亲的手术所存在的医疗风险并不大,只要摘除癌变器官即可。

张爽医生也一再向我们家属保证,手术没有问题,一定会将母亲的病治好。

张爽医生的热情让我们这些对医学无知的家属感动,(她在我母亲的手术的过程中始终担任着一个穿针引线的重要的 角色 )听到医生的保证,无疑给我们家属吃了一剂强有力的定心丸。

为了不耽误母亲治疗,并能让母亲回家过个好年,我们决定立即手术。

3、2015年1月20日,家属签订了手术方案。

手术方案明确,就是将母亲的卵巢,子宫,大网膜切除,主刀大夫是杨际新,张爽医生进一步解释说肠子和阑尾的手术由外科施行4、2015年1月21日,母亲进入手术室,噩梦开始了 ●在母亲进入手术室,经过了漫长的等待大约3个小时后,我才被参与手术的外科大夫王宇告知,母亲病情情发生变化,打开腹腔手术过程中发现胃,脾也有较大肿瘤。

参与手术的外科医生王宇向我说;如果不签字,继续实施处置,母亲就会有生命危险,这时母亲的手术已经进行一半,无奈之下,我们家属同意临时修改方案。

并在手术过程中,多次涂改手术记录。

在实施胃切除的手术过程中,原定保留部分最后却全部切除,这也是致使我母亲生命垂危的主因原本2个小时的卵巢癌手术,进行了将近7个多小时才结束●母亲推出手术室的时候,已然成了一具空皮囊。

5、2015年1月31日,对母亲进行第一次手术失败部分进行修补堵漏,未果 6、2015年2月1日对母亲进行二次手术,直至今日,母亲还在重患抢救室进行诊治。

二、相关医生收受红包2015年1月20日下午4点 21日上午(母亲手术前10分钟、手术过程中)在给红包的过程中,张爽担任了掮客的角色。

在张爽医生的指点及穿针引线下,我给主刀医生、麻醉师、外科医生等参与母亲手术的相关医生200-1000元不等的红包及美发卡。

具体如下:●杨际新主任:人民币1000元红包由我母亲在术前前一天亲自交给医生, 地点:鞍山市中心医院10楼●张爽本人代理费:人民币1000元,美发卡1000元由我亲自交给其本人, 地点:鞍山市中心医院妇科1041病房●张爽介绍手术麻醉师两人,为每人索取各300元,共计600元由我亲自交给其本人 地点:鞍山市中心医院在手术室走廊一小屋内●张爽要求给在场 外科手术医生王宇索取:人民币1000元由我亲自交给其本人 地点:鞍山市中心医院手术室走廊内另一小屋●张爽为给在手术中的外科吕谦主任索取:人民币1000元由我交给张爽并由王宇见证 地点:市中心医院手术室走廊另一小屋内●张爽介绍,为参与手术的妇产科一个小女医生索要:人民币200元钱由我亲自交给其本人 地点:鞍山中心医院手术室●张爽介绍,为参与手术的心脏科的男医生索要:人民币300元由我亲自交给其本人 地点:鞍山中心医院手术室总计送出人民币5100元,美发卡一张(价值1000元)为了母亲手术的顺利,对在手术过程中,张爽一次次索要红包的行为,我们也只能默不作声,并天真的认为 花钱消灾 。

我们家属全身心的相信这些所谓的白衣天使,他们却把一次事关人命的手术当成了一场金钱交易、一次发财的机会,把我们这些对医疗无知的老百姓变成了摇钱树。

三、不良医德败露,推卸责任,退还红包母亲手术结束后,看着躺在重症病床的母亲,经过冷静的思考后,我向医院提出了种种质疑:1、术前为什么没有提醒家人检查其他脏器部位,导致到手术台后才发现母亲的其他脏器有肿瘤2、医院及主治医并没有充分认识到我母亲病情的严重情况,术前准备工作、技术力量不足3、母亲病情恶化,主要根源就是与医生手术有关,到底是医生的判断失误还是技术力量不足。

4、对于切除整个胃,医生竟然解释成,在手术过程中,不断地发现肿瘤,层层切除,最终完全切除。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鞍山市中心医院在手术过程中,多次涂改手术记录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