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九江民营南瓜酒企业被无辜扼杀到底谁来管

 九江俊辉南瓜酒业有限公司:原法人王有平,联系电话: 18679224392,身份证号码:360423195906162913。
  被控告人:詹辉林,担任河潭村支部书记一职。住址:江西省九江市武宁县船滩镇河潭村八组。
  请求公安部门高风亮剑,打击詹辉林滥用职权、一贯横行霸道、一言堂,当“太上皇”,个人说了算,顺我者猖、逆我者亡,处心积虑树立所谓“绝对权威,大有独霸一方之势”。百姓只敢怒不敢言。
  案情:九江俊辉南瓜酒业有限公司于2013年租河潭村八组荒地开发种南瓜,2013年6月28日武宁县人民政府以企业签订了南瓜种植及加工合同,企业以八组签订了承包荒地开发基地种植南瓜,同时河潭村作为见证单位盖了有效公章,丧心病狂的詹辉林,目无组织纪律,强行废除合法的南瓜种植及加工合同,已违反第四章群众纪律73条红线禁令,已构成违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四条规定:(一)维护承包方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不得非法变更,解除合同。(二)尊重承包方的生产经营自主权,不得干涉承包依法进行正常生产经营活动。詹辉林不但不经过与企业协商,反而强行废除合同进行施工。将企业租地开垦的面积改成为:(建房占用粮田面积补偿工程)。企业安装好的排灌设施和已交租金的鱼塘全毁,好比日本侵占中国时一样残酷行为对待企业有何用意。请求公安部门调查提示?还是尊重詹辉林意图。还是依照法律严惩?根据《宪法》第二章第三十八条规定:“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得侵犯。企业法人现已受到詹辉林的诬告以陷害”,故意扇动群众挑起事端,以租金未付为由,进行多次进厂攻击企业法人。企业的合法理由是:(一)本案八组的合同面积是15亩,花户名单面积是14.8亩,(企业实际耕种面积是13.9亩,詹辉林沙场占用0.71亩,另有张青华0.35亩面积,未给企业耕种)。恶霸支书詹辉林强收企业土地租面积28亩的租金。(二)合同注明了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甲乙双方各承担50%灾害损失。血盆大口的詹辉林100%强收清。法理是否容?派出所苑科警号:028791;朱卫星警号:026510;保驾护航。
  1、詹辉林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章,第四十一条规定: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的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权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詹辉林向上组织提供虚假材料,变故剥夺企业的合法权。 
  2、詹辉林违犯《经济合同法》第一章第六条规定:任何一方不得擅自变更或解除合同,如有一方违犯了合同,必须承担经济损失乃至刑事责任。
  3、船滩镇党委书记王剑,政法委书记张安生,派出所副所长苑科,民警朱卫星等人违反第一章组织纪律15条禁令“一、串供隐匿证据;二、阻止检举人向上提供证据材料;三、包庇同案人方胜春;四、向组织提供虚假情况,掩盖事实;五、对抗组织审查,民不信服没有天理”。2018年5月20日上京求证,张安生早在天子脚下安排黑帮劫持举报人王有平,在北京市二环路含以内,东庄区13栋街道内34小时劫持车牌(京LA967)押运车牌号冀AC93Q7。
  4、2016年村旱改水工程完工后,至今租金不付给农户,政府又有何理由解释;古言道:“官可谋财害人命,百姓不准鸣冤伸”。官要民死,民不得不死,恶霸要民亡不得不亡。官纵容恶霸致民亡,官如要逼民反,民必反,一切后果民不承担。
  根据《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规定执行处理,是否适宜“伙同侵吞共犯论处?”。
  其另一案,詹辉林、方胜春联合于2013年8月开始起对河潭沙场谋财作文章,在本沙场的出售价格另设卡勒索一方沙收2—4元(2013年8月前收4元一方,本年8月后收2元一方)。是由于数额比前期双倍增加销售量,2014年8月停业,据收款人谢守荣反映,索取款额一百多万元,谢守荣手机号13576203253;其二,韩山菊组长清洁工资、建新农村工资款,因告支书詹辉林侵吞农户的公益林款,打击报复,工资克扣至今不付。借卖网(jeimai.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江西九江民营南瓜酒企业被无辜扼杀到底谁来管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