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高新区第一中学QCE中澳合作办学项目涉嫌洗钱、侵占国家专项教育资金 望司法机关调查处理!

 

澳大利亚共同成就国际文教集团根据澳大利亚昆士兰州教育与培训部的特别授权,在中国推广QCE中澳合作办学项目,并于2013年10月24日与苏州市苏州高新区第一中学签署《中澳融合课程实践合作协议书》,约定由澳大利亚共同成就国际文教集团占用苏州市苏州高新区第一中学教学场地,在其校园内设立“澳大利亚昆士兰州教育部QCE海外校”,开展中澳合作办学活动;后又签署《关于<中澳融合课程实践合作协议书>的补充协议》,各方当事人明确约定中澳合作办学QCE项目的全部费用均由澳大利亚共同成就国际文教集团统一扎口管理,其他各方之间不发生任何经济利益关系。针对澳大利亚共同成就国际文教集团在苏州市苏州高新区第一中学的设立“澳大利亚昆士兰州教育部QCE海外校”及开展中澳合作办学活动的行为,苏州高新区教育局于2014年02月18日作出《关于同意苏州高新区第一中学开办澳大利亚国际课程的证明》(苏高新文教[2014]9号)予以确认。

根据澳大利亚昆士兰州教育与培训部的规定,中国公办校无权独立签署有关“QCE”中澳合作办学项目的协议,只能由中国公办校的开办单位负责签署。苏州市苏州高新区第一中学作为苏州高新区教育局开办并主管的中国公办普通高中和享受国家财政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其无权自行决定与外国教育机构签署、履行有关中国教育安全、国家主权的任何协议或条约。

在上述中澳合作办学项目开展过程中,苏州高新区教育局开办并主管的苏州市苏州高新区第一中学于2015年12月01日违法作出单方终止协议的决定,并将通知书内容抄送苏州高新区教育局。该案经媒体调查,存在以下问题:

[据官方公开信息:苏州高新区第一中学原法定代表人朱一峰被调离苏州高新区第一中学(现法定代表人变更为符云峰)。朱一峰已经被行政记大过并被撤销新区一中校长和法人职务。其开办单位和上级教育主管部门苏州高新区教育局原局长陆文耀被调离教育局。]

1.QCE中澳合作办学项目的实际办学主体应为共同成就集团,该集团的股东及董事系澳籍华人企业家,在中国江苏及其他省份发展国际教育事业,其在中国的合法权益应当受到中国法律的保护。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和江苏省委十三届三次全会精神,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中发〔2017〕25号),中共江苏省委办公厅于2018年04月25日印发了《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实施意见提出,要全面落实江苏省委、省政府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实施意见。

有关专家认为:共同成就集团投资办学所产生的知识产权、办学成果、社会荣誉、办公设施等财产性权利,应归属于共同成就集团,不应当被苏州市苏州高新区第一中学或他人所侵吞。这也是中央及江苏省涉产权和企业家司法保护意见所不容许的。

2.为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关于维护新疆稳定的会议纪要》 精神和《国务院办公厅转发教育部等部门关于进一步加强少数民族地区人才培养工作意见的通知》,教育部制定了《关于内地有关城市开办新疆高中班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新疆班实施意见)。2000年01月24日,教育部关于印发《关于内地有关城市开办新疆高中班的实施意见》的通知(教民[2000]2号),要求各省遵照执行。2000年06月05日,教育部制定了《内地新疆高中班管理办法(试行)》(教民[2000]8号)(以下简称新疆班管理办法)。

新疆班管理办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凡拨给新疆班的各项补助专项经费要在校长统一管理下专款专用,收支单独列帐核算,并将收支帐目和预算上报教育主管部门审核、批准,不得挤占挪用。”

据本事件律师调档案查阅到:(苏州高新区第一中学)原审本诉中诉请的费用,绝大部分为苏州高新区国库支付中心挪用“新疆班补助资金”支付,相关《苏州高新区、虎丘区区级预算内资金财政直接支付凭证》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更不具有合法性。退一万步说,即便相关支付凭证真实且与本案具有关联性,那么,向共同成就集团、澳昆新翼公司主张权利的主体也应当是付款单位,而非被上诉人,且应当通过另案起诉程序,由法院依法裁判。因此,除每生每年1万元的学费分割款外,被上诉人诉请的其他费用均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其不是其他费用的适格起诉主体。换言之,被上诉人不能代表苏州高新区国库支付中心,新疆班补助资金亦不能归属于被上诉人所有,共同成就集团、澳昆新翼公司不应当向被上诉人支付苏州高新区国库支付中心所挪用的“新疆班补助资金”。否则,这便是洗钱犯罪,等于帮助有关人员套取、侵占国家专项教育资金。司法更不能助力洗钱。

3事件在苏州中级法院审理过程中,上诉人发现苏州高新区教育局、苏州高新区第一中学、苏州高新区国库支付中心、苏州高新区财政局等公权单位涉嫌存在违法、违规、违纪甚至犯罪行为,苏州中级法院应当将相关违法和犯罪线索移交纪检、监察机关审查和调查。苏州中级法院有没有将有关违法犯罪线索移交纪检、监察机关审查和调查?!

4.中澳合作办学纠纷无非是围绕涉案协议的效力、履行、解除以及经济损失进行调查。被上诉人的本诉请求是解除诉争协议和终止合作办学,上诉人的反诉主张是要求确认协议无效并赔偿经济损失。但无论合议庭如何评议,作为合同标的QCE中澳合作办学项目都无法也不能再继续运行。按照中国法律规定,该“QCE海外校”不属于合法教育机构,课程教材未经过国家图书进口审读,可能存在危害国家政治、主权和安全的内容,相关协议因办学资质和审批问题不具有法律效力。原审法院认定事实、证据采信、法律适用均存在严重错误,这让外国当事人在司法案件中未能感受到公平正义。

5.昆州教育部与苏州高新区教育局的三方协议和后来的二方协议,都有明文规定是遵守澳大利亚昆州法律和归昆州法院管辖。这已经不光是侵犯和侵害中国教育主权,更是公然侵犯和侵害中国司法主权!

6.中国教育部明确规定,只要是涉外的课程合作,都归中外合作办学来管辖,没有法外之地!符合中外合作办学条例规定的,可以被批准通过。不符合中外合作办学条例规定的,不被批准通过。连中外合作办学都不是的,更不被批准通过!符合中外合作办学规定的需要等待批准后实施,不符合中外合作办学规定的,更得申请,但不被批准!不被批准通过的,不得对外招生!否则,更是非法和违法!更应该受到查处和法律的制裁!对此根本没有法律空子可钻!苏州高新区第一中学和其代理人明显是企图钻法律空子:“不符合中外合作办学条件的,就不用批准了!反而就可以自由对外招生了!”这完全是颠倒是非黑白的大错特错!实际是不符合中外合作办学条件的,教育部压根就不给批准!就不得办学!不得招生!是这样的关系。他们企图钻中国法律空子!

最高人民法院纠正物美集团创始人张文中案,为民营企业家平反后,作为外籍企业共同成就集团、中国企业澳昆新翼公司以及澳籍华人爱国企业家,有足够理由相信本事件能够得到中国司法机关的公平、公正的对待。

45.jpg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苏州高新区第一中学QCE中澳合作办学项目涉嫌洗钱、侵占国家专项教育资金 望司法机关调查处理!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