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广东省陆丰市东海镇深埔村下陈小组长陈英豪侵吞村民应分土地情况

 [关于陆丰市东海镇深埔村下陈小组黑恶势力情况举报]
  尊敬的领导、市民:
  你们好!我们是陆丰市东海镇深埔村下陈小组村民蔡润钗、蔡润填、蔡润锋、陈育包含家庭成员27人。我们四人是户主也是同胞兄弟。我们祖宗历代是土生土长下陈村民。长期以村土地耕作作为生活依靠。村中建有老宅,也有血脉宗亲。我们也是出生在下陈村组。
  1976年,随父迁到东海镇务工,但没有参加任何一个集体经济组织。只靠自力更生谋生。2011年为了落叶归根,我们四兄弟同家庭成员23人向深埔村下陈小组申请回迁恢复原籍。经深埔村下陈小组干部代表讨论同意让我们回迁恢复原籍(证据:深埔村委同意回迁恢复原籍证明四份)。我们恢复原籍后积极参与村里各种生活活动,履行参加了三次下陈村组长和深埔村主任民主选举。2012年下陈村分田到户和宅基地福利分配,我们都得到了一个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基本权利。村里应尽的义务我们都积极参加。村公馆建设,村里分摊人丁钱,村里村民各种活动都积极参加。
  2016年因324国道征地,村里土地需要向政府申请重新调整,征询村民意见和公示可以参加土地调整人口。我们都有在意见报告上签字“同意”,并有公示我们家庭成员。分配土地最终在2018年1月落实,下陈村组在2018年1月25日和2018年2月4日再次公示可以参加分配土地人口。我们家庭成员27人都有上版公示。2018年2月4日最终核定可以参加分配人口1485人。但分配完土地后村组长陈英豪告知我们只分到土地4座。(但按村分配方案我们27人应该分配到土地14座,征地款297000元)。我们提出抗议!并告知陈英豪我们要向政府实名举报陈英豪侵吞我们土地、福利违法行为。陈英豪为了不让我们举报,通知我们在2018年2月13日晚8点在东海佳利佳洗脚房讲清楚。
  当晚陈英豪承认在他任内向我们索贿3万元(录音为证)。陈英豪提出要将全部土地还给我们,我们必须要答应他一个条件。条件就是拿钱给他和其他村干部补贴。如果我们不答应他就没办法,土地就不能全部还给我们。我们提出不同意,并坚持要实名举报。陈英豪为了不让我们举报最终答应还土地9座,其他5座要给他和村干部作为补贴。陈英豪写下欠条答应6月30日前还清。但后来又反悔不还。(以上事实有录音和欠条为证)
  我们逼于无奈在2018年5月15日向陆丰市东海镇实名举报陈英豪侵吞、索贿违法行为。举报到了2018年6月15日我们发现东海镇有包庇、保护陈英豪行为。我们立即向汕尾市纪委举报,汕尾市纪委领导高度重视,立即受理并转交陆丰市纪委办理。
  2018年8月21日我们向东海镇要求信访书面答复,东海镇答应在2018年9月2日前答复,但在2018年8月23日陈英豪组织村干部代表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开除我们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陈英豪声称这是东海镇主要领导交代召开,并要求所有干部代表签名。东海镇在2018年8月30日给我们书面答复既然以这次陈英豪召开村代会作为依据否决我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
  陈英豪于2014年通过选举担任下陈村组长,但任期于2017年5月届满。东海镇没有通过民主选举让陈英豪继续担任,并负责下陈村土地调整和征地重大事务。严重剥夺下陈村村民民主选举权利。让陈英豪等不法分子长期盘踞基础政权,侵害村民利益。
  我们从东海镇到陆丰纪委举报已经将近5个月,我们提供了11条有效证据。但陈英豪黑恶势力依然逍遥法外。我们却被陈英豪开除集体经济组织。请问大家公平吗?现在扫黑除恶行动宣传铺街盖市,但陈英豪黑恶势力证据确凿,但为什么至今不依法立案办理,我们真的是走投无路,我们强烈请求中央扫黑督导组、广东省第四巡视组、汕尾纪委、陆丰纪委帮帮我们,同时请求全体领导、市民关注我们下陈村黑恶势力案件侦办。
  此致
  蔡润钗
  蔡润填
  蔡润锋
  陈 育
  2018年10月6日
  #2018年中央第七巡视组##扫黑除恶中央督导在广东#鲜果网(xaniguo.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举报广东省陆丰市东海镇深埔村下陈小组长陈英豪侵吞村民应分土地情况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