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时装周的实验:披地毯穿泳衣 一脸自信就能成功令时尚界注目

这是个网络流传的荒唐搞笑故事,故事主人翁是个身材高桃的黑人,她自编自导自演记述自己在巴黎时装周的一个玩意,在几日的实验中,穿起不同又廉价又奇葩的配搭,裹着 10 英镑的地毯加最便宜的泳衣,一脸自信昂扬地行走在时装周。竟然,真的引来了时尚界的目光,原来,只要有自信,就可以骗过世人!

故事开始:

第一天

人常道“穿什么衣裳过什么日子”所言不假。我之前的 23 年人生毫无波澜,衣着品位也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等到终于走向社会,但周围都是滑板 T 的中佬。

看看网上那些 models 和 KOL,浮夸打扮简直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不在乎别人眼光,这种劲儿正是我想要的。

四年前,我同事参加 London Fashion week,打扮到“像个活疯子”,他的座右铭: 只要你坚信自己的风格,那怎么着都行。自此,我开始把重心放在护肤化妆上,真的,谁在乎衣穿?

时尚达人的风潮本身就在变化,如今精雕细琢街拍的人越来越少,取而代之都系各种品牌 brunch、fitting room 里的 selfie,还要打句女权主义 caption。与此同时,大众的审美口味也在起变化,denim jacket、stacked heels 这些简单的美好已成为往事,时下青年心头好是 Depop 上卖的 H&M 裙子,搭配 Boohoo 上的廉价货,再加件 400 美元的 Maison Margiela 皮料飞行员 jacket,因为这几样东西完美体现了什么是 #可持续发展 #慢时尚,几十年不过时。skinny glasses 如今也红起来了,OMG,现在不是正在做《The Matrix》吗?

今次时装周,我要反其道而行之!因为我有个优势,生来苗条高又瘦(你们羡慕不?),就凭这个,我想试试“穿得像疯子”是否可以在时尚殿堂搏出位!混进 Lavazza X Kylie Cosmetics 的时尚 brunch 痴饮痴食,应该可以吧。

问题来了,如果靠我自己胡乱搭配,那不就跟时装周的芸芸众生没两样吗?“疯子”也要疯出风采,所以我揾了位专家帮我把把脉——

汉娜,成为我造型顾问。星期五,我俩到东伦敦多尔斯顿杂货市场,投资 50 英镑买了三件衫。哗,大数目。在这转转了几分钟,买了双超高筒金色靴子($5 美元),一件紫色仿毛披肩,和一顶天鹅绒渔夫帽。

“别理『秋冬款』,把目光集中在 『冬』上就可。”汉娜拿起一件圣诞主题红色 T-shirt 说:“喜庆!节日气氛十足啊!”

我们继续搜罗,寻找符合汉娜期望的衣服。“要做一件东伦敦无人敢做的事情:长大成人。”

OK,看我这身泳衣 + 披肩,外加老太太购物推车篮,我已经信心十足,准备拥抱成年人的社会了。

我这身行头颇有精神分裂潜质,但你别笑我,时装周的活动安排都好不到哪去,活动场地遍及伦敦全程。这意味随便走在街上就可同时尚名人擦肩而过,好极了。

我搭车到主会场河岸街 180 号,如我所想,这边行头看起来都不错,我都开始心谂自己够不够斗:“我够疯吗?”下了车,半裸的我施施然走进名流遍地的主会场 —— 边走边吃三文治。

我过马路的时候已经吸引了围观群众注意力,不少人拿起手机拍照,“看啊,今年皮草元素相当流行。” 一位路人女子边拍照边说。 “嘿,我是素食者!”我回了一句。

这件 10 英镑地毯般的披肩太强了,短短 30 秒就帮我吸引整个时尚世界的注意力。

哦对了,我还找来了摄影师贝基,他就像那些 KOL 的男友们一样,蹲下帮我拍照,区别就在于我给他费用,哈哈哈。

效果惊人,一看有专业摄影师跟拍我,人群又骚动了。抬眼一看,真人秀节目《爱情岛》的人物 Eyal Booker 正从一个场地走出来,看似有所期待,但结果却让他失望—— 只有一个人提出要跟他合影。Wow,我简直太成功了,吸粉能力远超电视明星!

一个路人女子过来跟我聊天,似乎急于展示自己的时尚鉴赏力,“这推篮是 Gucci 的吧?……你这一身都是吧?”我频频点头,假装这一切都是雪藏多年的中古 Gucci,这女的还掏出随身笔记本写写画画。

还有几个外国女仔过来拍照,“Guapa!Guapa!” 说个不停,我不知道这西班牙语什么意思,反正应该是夸我吧!

离开场地走进地铁,穿着这一身其实没我想的那么不安。人们说伦敦人情冷漠,其实换个角度想想这也是礼貌的表现,他们对所有反常出格的事都报之以 who f**king care 的态度—— 无论是小声哭泣的女人、还是往塑料袋里呕吐的男人,统统眼不见为干净了。

等我赶到 Adidas 现场,活动已经要结束了。我赶找个合照,旁边一个狗仔队问 “哎,你俩都在节目里出镜吗?” 我照例一笑带过。OMG,我蹭上了英国人气最高的真人秀明星的热度。

第二天

该换身衣服了。我现在换上了那双 $5 美元的 boot,外加蕾丝头巾同睡袍。这身有点搞笑,但是怎么说呢,就当成全套 Gucci 吧。一共才花 18 英镑,还想怎样。

老实说,这身衣服就像是前晚在主题 party 饮大了,再送到医院抢救第二天,再踉跄出院那副德行。但围观群众和摄影师们可觉得相当不错,他们指挥我摆出各种 pose,还主动要关注我的 instagram,问我这叫什么风格。我说叫 Insta 时尚奶奶风(Instagran)。他们如获至宝,仔细记录下这个莫须有词汇,滑稽极了。

我还偶遇了一位上午见过的摄影师,他问我是模特还是设计师,我答“都是”。我并不是撒谎,因为此时此刻,在时装周的现场这就是我的身份。

热闹一天后,我穿回平时的衫回 office,但根本无心工作,我的灵魂属于米兰,属于巴黎,属于纽约的 fashion week。我为嘛要回来做返工狗?我比身旁的同事们、比之前那个老老实实上班的自己 —— 高明多了!

第三天

来到 fashion week 最后一天,我要玩更大,潜心研究了一番后,我确信会有更多人迷上我新造型。

跑到会场附近的厕所照了照镜,发现这身搭配有个问题,红衣配红裤,太红了。根据网上那些 fashion babies 的建议,得使用一些配件打散这一大片同色。我想起我买的“手指 LED 灯”,同无敌的人字拖。

走出厕所,首先就就有个女孩把视线移开手中的电脑,直勾勾望向我,饱含嫉妒,然后又收回去了。这一套,确实回头率极高,但是好像跟前一天不一样,没人面带微笑。我兜了几个圈,试图吸引街拍摄影师的注目,但一无所获。

我故技重施,要靠摆拍营造一种 “我是红人”的假象,但出师不利,只有一个穿天鹅绒Jacket 的家伙跟风拍照。我跑到一个人流更大的地方,寄望收获更多关注,“咦,你是不是昨天来过?” 一个摄影师对我说。哈!总算有人认出我了。他拍了几张照,然后留意到了我的“手指 LED 灯”,立刻打了退堂鼓。

从这之后,周围人态度急转直下。一个金发女子对我抛出一个白眼(如下图),一群小孩对我行头指指点点笑个不停。我想,这套衣服可能太超前了。

这个 fashion week,对普通老百姓完全关上大门。这圈子本身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今天你会被误认为电视大明星;明天就变成过街老鼠人人打。

没错,如果你有幸进入 fashion week 这场盛会,就能拍各种 fashion 美照、参加没完没了的brunch(为什么有这么多 brunch 我也想不通),但是,一直会有一股巨大的压力悬在头顶:打扮必须像样,只要有一次搞砸了,那就拜拜了。

我只能说,如果你在 ASOS 的 Twitter 上看到他们把厨房清洁用具造成帐户,那你看好了,我才是这种风潮真正的始作俑者!

看似无稽既故事但又给了我们时尚界什么启示?

Fashion week 结束了,笔者眼见有些品牌破旧迎新、有些又固步自封;有忠于原著而失望的时装迷,又有觉得“变革是种过程”的支持者。两帮人更甚至激起骂战。

何谓美?是放在 Art Basel,连不小心掉下的厕纸都会被视为一件艺术品?而大家又究竟以什么的准则去看待所谓的时尚?因为地方、标签、价格、名人,而放慢脚步去欣赏?这个我也一直还未摸透。

其实无关紧要,反正这就是时装有趣的地方,咸鱼青菜各有所爱,穿衣服就是为了自己开心啊。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我在时装周的实验:披地毯穿泳衣 一脸自信就能成功令时尚界注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