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究竟能否担起内阁重任?梁启超与宋教仁是这样认为的

关于总统是否拥有解散省议会权力的争论,不过是政府能否拥有解散议会权力的延伸,而问题的根源就在于《临时约法》只规定了大总统任命国务员须得参议院同意,对于参议院能否解散却未加说明,遂成为后来制定宪法时争吵最激烈的问题之一。说到底还是权力的分配、平衡问题,而且,主要是如何平衡袁世凯与国民党对权力的要求。国民党成立后,提高了对权力的要价,宋教仁四处演说,主张政党内阁,就是看准了国民党将成为民国首届国会的第一大党,自然将由国民党组成政府。于是,他希望通过制定一部责任内阁制的宪法,实现由国民党完全掌握行政权力。就这个问题而言,在学理层面,梁启超与他没有分歧,他们都看到了内阁制相对于总统制对稳定国体有好处,因为,内阁不称职是可以更换的,而总统不称职就没有办法更换,如果一定要换,就会动摇国本。这是梁启超在许多场合反复讲过的,特别是在民国前发表的《新中国建设问题》一文中,更有详尽的论述。而且他也认为,如果采用内阁制的话,那么,最好是政党内阁。他的《中国立国大方针》一文,甚至辟有专章论述“政党内阁”的优越性,他所得到的“结论”就是:“以上所论,以使中国进成世界的国家为最大目的,而保育政策,则期成世界的国家之一手段也,强有力之政府,则实行保育政策之一手段也,政党内阁,则求得强有力之政府之一手段也,而所以能循此种种手段,以贯彻最高之目的者,其事纯系于国民。”

《中华民国临时约法》

这是梁启超与宋教仁的一点差别。梁启超不仅看到了政党内阁的必要性、优越性,他还看到了政党内阁的权力来源和基础保障,在他看来,内阁的权力来自国会,而国会的权力来自国民,所以说到底,内阁只是代国民行使权力而已。而且,梁启超立论的基础是建立在总统与内阁为同一党派这个前提上的,如果内阁与总统非同一党派,那么,他们的执政理念就很难取得一致,内阁弹劾总统或总统解散内阁的情形,也就会时有发生。现在,既然总统由袁世凯担任,内阁也就不宜由国民党组织,而且,他压根儿就不认为国民党是一个健全的政党,也不认为它有组织政党内阁的资格。在他看来,有两种政党是不合格的,不能以“政党”称之,只能称它们为“伪政党”,一种是“官僚势利之集合”,再一种就是“秘密结社”。

梁启超

宋教仁

(解玺璋:《梁启超传》,化学工业出版社,2018年版)

作者简介:解玺璋,知名评论家、学者、近代史研究者。季我努学社顾问、季我努沙龙讲演嘉宾。从事报刊编辑、图书编辑二十余年,曾获多种全国及北京市文艺评论奖,著有《梁启超传》、《一个人的阅读史》、《喧嚣与寂寞》、《雅俗》等。

( 编辑:南京师范大学中国史硕士研究生谢敏 )

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国民党究竟能否担起内阁重任?梁启超与宋教仁是这样认为的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