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破人亡,红杏出墙,得了艾滋,说说我居住的小城广场舞二三事

 

家破人亡,红杏出墙,得了艾滋,说说我居住的小城广场舞二三事

 

广场舞的盛行,在我们这个小城风头正劲,不止是广场了,在超市门口、小巷深处、小区花园、各种空闲地,只要有人组织倡导,那里都有老太太们轻歌曼舞的身影。

本为健身,后为娱乐,跳的人多了起来,队伍不断增加,花样不断翻新,就连年龄层次也有了显明扩大,我的外甥女三十出头,现在吃过晚饭头等大事,就是扯了婆婆去小区花园跳广场舞。演变至今,有时我出去散步,发现男性舞者也紧随其后。

广场舞有不同的团体,健身为一类,消遣打发时间为一类,爱好舞蹈者为一类,有了男性舞者加入,似乎增加了新的活力,我每晚路过街心小广场,看一些阿姨和老伯结为搭档,慢三快四伦巴探戈恰恰恰地舞得不亦悦乎!

看多了一些日子,我有些羡慕这样的生活了,巴不得赶快退休年老,可以这样在欢歌曼舞中度过晚年,于是我动员母亲也去加入其中,母亲小学教师出身,保守刻板,每次听我的劝说冷笑一声,坚决制止,我明白她的心思,说:现在时代不同了,大家都在跳,锻炼健身嘛,再说父亲不在了,你一个人也寂寞,也没有人说你什么——跳跳舞,心情好,永不老!

家破人亡,红杏出墙,得了艾滋,说说我居住的小城广场舞二三事

图片与文章无关

母亲保持冷笑,不动神色。我劝多了,她有些不耐烦,隔几天,请来了痴迷广场舞的大舅妈,大舅妈虽然退休,但每天还接发放小广告小报纸的活儿贴补家用,所以耳朵聪灵,小城中各种消息各种新闻悉数掌握,我说:舅妈,你带我妈去跳广场舞吧,她一辈子就只会走两步。舅妈撇了撇嘴,说:走两步走到老也是好事,非要跳广场舞不见得是好事呢。

我大惑不解,问她为什么去跳,舅妈悠悠叹气,说:爱好不同罢了。我就喜欢这个热闹,你妈不喜欢,就不必勉强,再说了,凡事都有利弊,跳的人多了,鱼目混杂,也有不好的事呢。

我知道舅妈的话里一定有文章,请她道来,舅妈的话长篇累赘,繁琐冗长,我择重要的罗列出来。

城西有个王老太,六十多岁了,是儿子和儿媳从乡下接来伺候两孙子的,儿子和儿媳在小城开了家超市,一直很忙,于是把老母亲接来城中生活,两孙子都还小,一个小学一个幼儿园,王老太接送两孩子上学放学,一日三餐也是十分忙碌,儿媳孝顺,见婆母天天劳累,便晚间让把两孩子都接到超市里吃饭,超市门口就是一个小广场,到了晚间热闹非凡,广场舞爱好者在这里翩翩起舞,王老太虽在乡下看过村里人的歌舞,但城里又是另一番景象,况且象她这样的老年人都加入其中,一来二去,王老头认识了几位老姐妹,有几个和她是一样进城带孙子的,禁不住劝说,最后她也加入舞者行列,这一舞,为将来的祸患和悲剧埋下了伏笔。

儿子儿媳城中生活多年,思想开明,见老母亲加入广场舞,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王老太自从迷上广场舞,明显的起了变化,一是穿着讲究新潮起来,二是争分夺秒也要去跳舞尽尽兴。

半年过去,不测风云将至,恰是星期天,儿子去进货,儿媳在超市,周末早上起来,王老太收拾停当,打算带两孩子去超市,儿媳打来电话说今天她忙,一个人在超市,叮嘱婆母把孩子们的早饭做了,下午了再把孩子带过来。王老太听了心内不悦,昨晚老姐妹们约好了请了一个老师在南门文化广场教习新的舞蹈呢。她心里着急,一心想着要去学习新舞蹈——不过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罢了。便把超市带来的两包方便面倒在小锅中,又怕液化气灶危险,叫过来九岁的大孙女,比划着让一会儿在一个小电炉子上将方便面煮了给弟弟和她吃。孙女和孙子边看电视边答应着,王老太这才向广场一路奔去。

新的舞蹈果然新颖有情趣,王老太正兴致勃勃和老姐妹们舞着,邻居却有两人匆忙赶来叫她,她当时以为又来催收物业费,十分不悦,心思仍在舞蹈上,邻居来的是两中年男人,压低声叫她快回去,王老太妨觉得不妙,忙问怎么回事,邻居说:你先回家,回去就知道了。

家中已是面目全非了,原来大孙女煮上了方面便,和弟弟仍然看电视,不一会儿方便面溢了出来,姐姐吩咐五岁的弟弟赶快去将小锅端下来,可怜孩子就此触电身亡,这还不够,姐姐见弟弟倒地,烧着了旁边的东西,扑身去救,抽搐几下便陪弟弟而去,火势蔓延,领居惊觉破门而入,众人被眼前的情景惊得五雷轰顶.......

悲剧并没有到此打住,儿子闻讯赶来,进门已失去理智,面对呼天抢地的母亲就是两耳光,这两耳光打醒了将要失疯的王老太,她一声不响起身出门,避开人群来到城西的电站附近......两天后晨练的人们发现了王老太的尸体,儿子不愿意将母亲的尸身载回家,终是老家来人才拉了回去草草葬之。

其余的几则故事,我都无心去听了。但舅妈绘声绘色辛苦道来,我听后震惊不已。原来广场舞光鲜欢愉的后面,竟然有许多的龌龊之事,至于跳舞跳着中年男女开房偷情之事比比皆是,两大妈为一老头大打出手争纷吃醋者有之,原配前来广场兴师问罪小三者有之......更可怕的是,某位广场舞的红人老大爷检查出了艾滋病,居说从次后,消失了许多的老头老太太......

舅妈走后的许多天我都没有再去广场那边,傍晚出门我听到音乐便远远的避开绕行。我陪着母亲早晚步行,闭口不言任何广场舞的事。有一天黄昏和母亲走着走着来到了城西电站旁边,湍流不息的水渠夹着电站厂房机器的轰鸣,我问母亲:不是说这个电站要拆除了吗?这都好多年了啊。

母亲不理会我,走了很远才说道:是要拆呢,说是要建个公园,公园带个大广场,是为了居民健身方便。

我后悔问母亲这些,扶着她,娘俩趁着稀薄的暮色一路前行,居然步子都有些踉跄。

【记得关注我哦,谢谢啦】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家破人亡,红杏出墙,得了艾滋,说说我居住的小城广场舞二三事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