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怀念的德国足球

 “我们还是喜欢将脱臼的胳膊绑在身上继续战斗的德国,喜欢行云流水的阿根廷,喜欢全是10号的巴西,喜欢如混凝土般坚韧的意大利,喜欢飞翔的毕达哥拉斯。世界变平了,我们却再也找不到发现未知的惊喜。”这是2014年世界杯时诗人贺炜说的一段话,随着时间的推移,足球变得愈发快速和全面,一些棱角分明的东西却已经消失不见。

在今年的世界杯上,身为卫冕冠军的德国战车最终小组赛一胜两负小组出局,其中0比2完败韩国队的比赛更是堪称耻辱,虽然也有过绝杀瑞典的激情释放,但对于一支连续6届世界大赛都打进四强的王者之师来说,这样的表现依然让人失望。在过去这么多年里,德国足球涌现了太多的青年才俊,他们始终偶像气质有余,却少了些许前辈们带着意志奔跑的战斗气质。所以有时候,我们会怀念过去的那支德国,他们可能不是世界冠军,却用性格足球折服着我们。

我们会寻找瓦尔克和那支创造了伯尔尼奇迹的德国队的痕迹,他们在0比2落后不可一世的匈牙利的情况下完成了3比2的逆转,为德国人开创了世界杯的新时代,激发了整个德国重新在战后 的颓废中振作起来。自那以后,德国人就成了大赛的“逆转之王”。

我们会回味贝肯鲍尔,他是霸气的,与生俱来的王者气质给了德国足球新的定义,而那份带着意志的坚韧更加成为经典流芳百世。1970年世界杯半决赛面对苦主意大利,贝肯鲍尔在第67分钟被放倒肩膀脱臼,由于德国队用完了换人名额,他选择肩膀上缠着绷带继续战斗。在那一场堪称史诗的比赛里,德国最终3比4不敌意大利,但贝肯鲍尔的形象却名扬天下,这个25岁的年轻人,无愧于德“意志”之名。

我们会想念卡恩的河东狮吼,即便是逆境与低谷中生存的德国足球,也可以在韩日世界杯的赛场上在一片唱衰之声走到决赛。卡恩的背后是德国足球雄性阳刚的魅力,浑身都是带着荷尔蒙的气息。

我们会为巴拉克的坚持而动容,勒沃库森的三亚王,成为绝杀英雄后又因为累积黄牌而错过世界杯决赛,只能看着日耳曼战车与冠军失之交臂。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似乎从来都只有遗憾,但遗憾何尝又不是另外一种绝美,只有当一次次失败之后依然百折不挠,那才是英雄真正应该有的态度。于是巴拉克的故事,书写出世人对失意者的尊重,何况,从另一个角度看,他从不是失意者。

而克洛泽,展现的是另一种意志。他的坚持,他的自律,他低调内敛脚踏实地,他沉默却带着王者野心。我们喜欢的样子克洛泽都有,所以很多时候,克洛泽即便不是那样带着英雄主义的张扬,依然感动着我们。

足球的血液,就是本民族的性格。德国队没有那种英雄气短的慌乱,那种关键时刻的气馁、自卑、仁慈或者迷惘。严谨的战术加上勇猛的作风,即便艰苦卓绝,仍然充满斗志。他们的足球,你可以战胜他,但你打不垮他,何况你还不容易在战术上战胜他,更何况你在精神上根本不可能战胜他。这是我们所怀念的德国队,它或许不是王者,但却始终带着王者的高傲去战斗。

贝肯鲍尔说:“你可以不喜欢德国队,但你不得不尊重她。”英格兰足球名宿莱因克尔曾说:“足球就是22个人在场上比赛,而最后德国人获胜的运动。”虽然夸张但是却说出了整个欧洲甚至世界对德国足球的尊重,对于德国足球来说,这大概是最好的定义。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我们怀念的德国足球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