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肾病医院有虚假治疗现象 想掩盖事实的真相

 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在网上看到了可以治好事情要从2011年3月说起,22岁的花季少女汪卫洪,家住重庆市丰都县,不幸染上了红斑狼疮,四处求医均未取得满意疗效。

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在网上看到了可以治好红斑狼疮的信息,就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之后石家庄肾病医院的苗利明等人,不间断的打电话发信息给汪卫洪表示能包治好他的病情。

最终汪卫洪经不住苗利明等人在再三诱导、劝说,2011年8月,汪卫洪到院就诊。

十几天之后,2011年9月18日至9月30日,第二次住院治疗,期间发现石家庄肾病医院有虚假治疗现象,就出院回到家中。

回到家中以后,苗利明等人不间断的打电话发信息给汪卫洪,表示让汪卫洪再次相信肾病医院,2011年10月15日,汪卫洪再次入住石家庄肾病医院,2011年11月16日在肾病医院病危转到河北省人民医院,11月18日6时30分去世。

石家庄肾病医院,位于河北省省会石家庄市新华区飞翼路5号,号称国内最权威的国际性现代化大型肾病专科医院。

拥有国内外最先进的治疗方法和医疗设备,在肾病治疗领域内始终走在世界前列,日住院患者800人。

然而,种种事实表明,这个所谓的国内最好的肾病医院,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

无论在医术还是医德方面,都留下了斑斑劣迹。

短短的两天时间,一位22岁的花季少女为何突然去世?据河北省人民医院急救中心医生介绍:汪卫洪2011年11月16日上午10时许被肾病医院转过来后,就无人陪伴,无法联系病人家属,肾病医院无人告诉汪德全的电话,向总值班室报告,总值班室指示全力抢救,暂由省人民医院暂垫付医疗费用。

在抢救过程中,汪卫洪喘着粗气,大口咯血,而身边却没有任何人陪伴。

而作为责任方的石家庄肾病医院此时却销声匿迹,不但没有安排人员进行陪护,而且连转院的抢救费都没有交付,让人难以想象这就是一个以 救死扶伤 为宗旨的大型医院的作风。

丰都县保合镇司法所所长陈春华,获知汪卫洪的情况后,答应为其家属免费代理,并与汪卫洪的的父亲汪德全等7名亲朋一道连夜赶到石家庄。

到达后,,陈春华等人将死者汪卫洪的病历全部复印出来,怀疑石家庄肾病医院拖延了汪卫洪的转院时间,进而造成她的死亡,建议双方协商处理有关赔付问题。

陈春华说,11月22日下午5时左右,他们来到石家庄肾病医院 讨说法 时,汪卫洪的父亲汪德全因情绪激动,与医院院长曹月菊发生抓扯,并将对方的额头弄伤。

报警后,附近北苑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进行处置。

汪德全的一名亲戚侯先生介绍说,随后包括汪德全的妻子在内的一行10人,全部被围困在一个会议室里。

我当时至少遭到10余人围着殴打,他们对我拳打脚踢。

侯先生回忆说,这时大门紧闭,楼下还有数十人守候着称要收拾他们,他们被围殴时还有人要求他们交出手机和相机。

陈春华回忆说,在当时那种紧急情况下,他急中生智悄悄叫大家围拢过去,用大家的衣服遮挡住他,然后他掏出手机趁那伙人不备,给远在重庆的一名朋友发了条短信,叫他马上报警。

那名朋友随即向有关部门报案,后来河北省公安厅的指令被层层转达到当地的北苑派出所。

随后不久,该派出所增派的数名民警相继抵达现场,将陈春华一行与那伙人隔离开来。

陈春华回忆说,当晚9时左右,那伙人慢慢散去后,当地警方用两辆警车和一辆出租车,将他们送出医院大门,这时他看到医院有一名医生在驾车跟踪他们。

陈春华说,因担心遭遇不测,他们中途下车后,穿过几条巷道,左拐右转甩掉 尾巴 ,另外找了一家旅馆住下。

据汪卫洪的父亲汪德全回忆,2011年11月21日中午13时许,汪德全一行10余人被关闭在肾病医院里面,肾病医院安排了3名工作人员陪同(实质上是看守),直到17时许,肾病医院分院院长赵志业(音)、副主任医师付冬梅以及另外的一名陌生人,赵志业手里面拿着一张病历记录,说是刚从省人民医院里面复印出来的病历,其实她手中拿的那张病历的原件早在18日就在汪卫洪父亲的手中,而两份病历的内容确是完全的大相径庭,那么赵志业手里面拿着的病历是怎么来的?至今是个谜,是有人想掩盖事实的真相?还是有人弄虚作假,虚晃一枪?我们不得而知。

在两份病历同时出现后, 我们当场戳穿了赵志业的谎言 ,汪德全说,紧接着赵志业就把我们一行10人带到肾病医院A座的学术报告厅里面的二楼刘璞的办公室,当时我们进去了4个人,刘璞盛气凌人只准一个人找他谈,当时我们其余的3人就出去了,而在办公室里面肾病医院的有50多人而我方仅有1人,过了1分钟左右,我们就听见里面发生激烈争吵。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石家庄肾病医院有虚假治疗现象 想掩盖事实的真相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