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郑煤集团盛华煤矿涉嫌瞒报矿难 不仅是弄虚作假 更是对矿工生命和人民群众利益的漠视

 一个煤炭工业企业,竟然在安全生产质量标准化整改期间发生造成两人死亡的安全事故。事故发生后,矿领导又予以瞒报。这就是河南郑煤集团盛华煤矿。其行为不仅是弄虚作假,更是对矿工生命和人民群众利益的漠视。仅这件事,足以说明企业扭曲的发展观、虚假的政绩观和荣誉观。

一个月时间过去了,郑煤集团盛华煤矿蓄意瞒报的事仍未捅开,已赴黄泉的矿工并未瞑目;以矿工生命为代价的瞒报者、应负事故主要责任的矿长被调到另一重要岗位,仍坐享荣华富贵。瞒报者居心何在?有关部门对此为何不管?该矿上级单位郑州煤炭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是否也参与了隐瞒?接到举报后,《中国联合商报》深度报道组立即赶到当地调查采访。

塌方致两人死亡各方均称无事故

从河南省新密市平陌镇沿232省道向北过柏崖龙潭牌坊,再向北300米向东有一条不太宽的水泥路,走几百米,便是李付强所在的虎岭村四组。李付强的家在虎岭村四组北边的陡坡处。

这条路,李付强已经走了50多年。但从今年7月17日起,他再也没机会从这条他再熟悉不过的道路遛弯了。这一天,郑煤集团盛华煤矿发生塌方事故,原本当天与家人一起庆祝自己51岁生日的煤矿工人李付强,还未等到这个开心时刻,就在事故中遇难。

据知情人爆料,郑煤集团盛华煤矿7月17日发生采区塌方事故,现场作业的当事人李付强、陈书涛当场死亡。矿长刘永杰等管理方至今一直隐瞒未上报。而发生事故时,该矿正在进行安全生产质量标准化整改。

盛华煤矿属于郑煤集团的整合矿井,该矿井位于登封市与新密市接壤地带,井田属郑煤集团大平矿井田的西翼浅部,总体地势为北高东低。资料显示,矿井采用立井单水平上下山开拓,中央并列式通风方式,设计为低瓦斯矿井,水文地质类型为三类第二亚类第二型,主要受地表水与老空水威胁。

8月6日,记者来到郑煤集团盛华煤矿。一位姓王的负责人说,他是盛华煤矿专门负责外事协调的,对于煤矿有没有发生事故不清楚,需要联系相关领导才能给记者答复。

8月7日,在郑煤集团宣传部,记者说明来意后,宣传部李部长表示,盛华煤矿是整合矿井,没有听说发生安全事故,但具体事项由郑新煤业有限公司对盛华煤矿负责,郑新煤业有限公司的刘世军书记对情况比较熟悉。他建议记者去找刘世军了解相关情况。

无奈之下,记者又来到位于新密市米村镇的郑新煤业有限公司。刘世军书记告诉记者,自己没听说过发生事故,已通知盛华煤矿负责人过来介绍情况。他还介绍说,盛华煤矿是前几年资源整合矿井,郑煤集团占51%的股份,私人占股49%,目前有职工500人左右,矿长的任命以前归郑煤集团,现在归郑新煤业有限公司任命。

几分钟后,记者见到了曾在盛华煤矿见过的那位王姓负责人,他告诉记者,经过联系和了解,盛华煤矿近期没有生产,正在进行标准化改造,没发生过安全事故。

记者在河南安全生产网查询,也没有盛华煤矿7月17日的事故记录。

两个遇难矿工家庭直陈真相

8月6日,新密市平陌镇虎岭村,村里似乎已恢复往日的平静。记者看到,李付强家人居住的几间平房,用白色涂料粉刷的外墙多处脱落,大面积裸露出里面的水泥墙面。

据了解,李付强在盛华煤矿干活的工资是全家主要经济生活来源,妻子在村里种了几亩地,可勉强糊口。大女儿在郑州打工,二女儿在市重点中学读书,明年参加高考。李付强以前一直在郑州打工,今年才来到位于登封市大冶镇的郑煤集团盛华煤矿。平陌镇与大冶镇相邻,从家到煤矿只有几公里路程,因此李付强没有住在煤矿,每天在家和煤矿之间往返。

“那天,爸爸是上午8点的班,早上五点多就去矿上了。临走的时候还说,要我们先去姑姑家帮忙。”二女儿对记者说,“往年爸爸过生日,全家人都会住在西瓦店的三姑家。因为爸爸是初五的生日,姑姑的村里每年六月初六都有集会,姑姑会准备好多吃的,让我们一家人都过去给爸爸过生日,一大家人在一起十分开心,第二天也能去会上尽情地玩玩。今年我姑姑又准备了丰富的生日宴,却没有等到爸爸的到来。”

李付强的妻子也没有想到,丈夫51岁生日当天早上是她与丈夫的最后一次见面。她说,在孩子三姑家做好生日宴时,天已经黑了,可丈夫还没过来。按照习惯,李付强一般在5点左右就能到家,更何况当天是他的生日,而且在他去煤矿时,也是他交代要早点回来帮忙下厨。于是,那天李付强的妻子给李付强打了好几次电话,但一直没人接听。

“17号夜里,听到了不幸的电话。爸爸在郑煤集团盛华煤矿出事了,人已经不行了。”大女儿说。在郑州打工的大女儿接到电话后,连夜租了一辆车赶回了平陌。

李付强就埋葬在他家门前200米处陡坡下面的一块平地上。旁边亲朋敬送的花圈上“一路走好”几个黑字还清晰可见。

7月17日出事那天,矿工陈书涛和李付强是一个班。结果,陈书涛也没有得到命运的垂青。

陈书涛的家位于平陌镇刘门村九组,几间屋子的外墙用水泥粉刷过,看起来有些破旧。当记者来到83岁的陈书涛的父亲面前时,老人家正在一个人独自坐在家门口,嘴中一直喃喃着“书涛不在了,书涛走了”。

“原本有两个儿子,因家里拮据,大儿子前几年倒插门被‘嫁’出去了,现在就剩下书涛,谁知道六月初五(7月17日)在盛华煤矿又出事了。书涛是属猴的,只有48岁啊。”陈书涛的父亲流着泪说。

在邻居看来,陈书涛是个憨厚孝顺的儿子。“他父亲双腿有骨质增生的毛病,只要他有空闲的时间就会扶着父亲在家门口转转。”邻居说,如今陈书涛家里就剩下妻子和年迈的父亲。为了补贴家用,陈书涛的儿子长期在外打工,女儿还在新密读高二。

巨额赔偿高出数倍矿长周密部署瞒报

当问及赔付问题时,李付强的大女儿说:“谈赔偿的时候是村委干部和村民小组成员去具体谈的。”多位村民也告诉记者,郑煤集团盛华煤矿给每个遇难矿工家庭赔偿了180万元。家属向记者证实,他们家获赔了一百多万,不过目前还有部分没有兑现。

按规定,每个死亡矿工家属获得赔偿的基本标准是20万元或稍高,该矿却以超过标准数倍的金额,赔偿180万,目的是封家属的口。

据了解,发生安全事故后,矿方不仅以高额赔偿“封口”,还周密部署,指示下属向上级瞒报,要求全体职工对事故不准谈论,不准传播。据知情人反映,该矿就瞒报之事,可能向上级相关部门进行了疏通。目前,矿长刘永杰已调到另一重要岗位任职。新任矿长叫王雷平,矿里的很多具体事情由49%股份的私人处理。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还了解到,今年5月18日和5月24日,这个矿也先后发生两起安全事故,也被瞒报了。

国务院《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九条规定:事故发生后,事故现场有关人员应当立即向本单位负责人报告;单位负责人接到报告后,应当于1小时内向事故发生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和负有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责的有关部门报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对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对生产安全事故隐瞒不报、谎报或者迟报的,也都做出了相应的处罚规定。

就今年7月17日的矿难事故,记者多次致电登封市安监局,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本报将持续关注。

编后话

郑煤集团盛华煤矿这个正在进行安全质量标准化整改的单位,安全管理却很不到位。发生事故后又千方百计瞒报,拿出远高出赔偿标准数倍的金额,对遇难者家属“封口”。这不是发仁慈的善心,而是不让消息外传,保矿长的“乌纱帽”。看来,矿长这顶“乌纱帽”的确很值钱,不过,该矿长此时花的是国家巨款,并非自己掏腰包。这种花钱消灾、恶意瞒报的做法,性质恶劣。

事故发生至今已一个多月,上级部门难道一点情况都不知?还是知道却另有隐情?希望有关部门对此认证调查,对责任者严肃处理。郑煤集团盛华煤矿瞒报矿难以及围绕此事的种种现象提示我们,无论对于企业发展,还是干部作风建设,瞒报死亡事故都是个毒瘤。如不尽早铲除该毒瘤,煤矿安全生产底线将没有保障,恶性事故还会不断发生,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就会受到更大损害。

28.jpg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河南郑煤集团盛华煤矿涉嫌瞒报矿难 不仅是弄虚作假 更是对矿工生命和人民群众利益的漠视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