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市平鲁区井坪第一小学改扩建工程未中标已开工被指暗箱操作严重违法

 

总投资将近一千八百万元的朔州市平鲁区井坪第一小学改扩建工程,未中标已开工,被指暗箱操作,涉嫌严重违法。

井坪第一小学陈志永校长说我在我各人的学校里做我各人的工程,想咋做就咋做,我就没错。平鲁区政府张秀珍副区长说你不要听这个校长瞎说,他带愣哩。

6月19日,平鲁区井坪第一小学在网上发布的公开资料显示:该工程建筑面积2770.48平米,活动场地重新铺装4268平米,以及旧教学楼和教辅用房维修改3719.91平米。室内外粉刷更换门窗等。计划工期8个月。

6月20日发布的工程变更公告。

7月12日发布的工程招标延期公告。

7月11日,16日记者连续两次对该校工地进行现场采访的时候看见,旧教学楼(三层)的维修已经全面开始,正在安装门窗的现场施工人员告诉记者,从学生放假以后他们就开始做了。

随后记者采访了附近很多做生意的和闲杂人员,都证实了该工程在学生一放假就做开了。

在电话里该校校长陈志永告诉记者:工程确实是提前做开了,为了赶工期,我做的工程是前期工作,是为整个工程做准备哩。

记者问他,工程还没有中标你就敢开工啊?

你现在的工程队是谁指定的?

是在给谁赶工期?

陈志永说,我这施工人员是学校另外雇的。记者问,你雇的工队钱从哪里来?

陈说,学校自己出个三两万拾掇拾掇,也用不着招标,花的也不是工程上的钱,就是做准备哩。

记者说,陈校长你可真有本事,一栋三层的教学楼,你三两万就能把门窗都换了?

这前期工作做得真出色。

接着记者就该项工程的立项、预算、设计等详细请教陈校长的时候,陈校长和记者狡辩道,他啥也不知道,只知道是在赶工期。当记者继续追问招投标问题的时候,陈校长极不耐烦的打断记者问话:

我在我各人的学校里做我各人的工程,想咋做就咋做,我就没错,谁也管不着,这儿我说了算。

接着记者就此事电话采访了平鲁区政府张秀珍副区长,张副区长说,她在教育系统开会的时候,不仅一次告诫下面,不要踩政策的红线,这种公然踩政策红线的行为是不允许的,是绝对不允许的。

她会派人就此事专门调查,临了告诉记者,这个校长带愣哩,让记者不要听该校长瞎说。

第二天,一个自称是平鲁区教育局副局长叫贾利勇(音)的人给记者打来电话说,他按照张秀珍副区长的安排去井坪一小现场调查了,是你们记者搞错了,工程根本没有开工,陈校长他们正在积极的做前期工作,旧教学楼现在做的工程和整个工程是两码事儿。

记者一听就笑了,反问这位副局长,你到底是咋调查的?

你看没看这项工程的招标书?

副局长一听有所警觉说,咋了?

我没看,招标书有啥?

我说,招标书上显示,平鲁区井坪第一小学改扩建工程,内容包括旧教学楼和教辅用房维修改造3719.91平米,室内外粉刷更换门窗等。

你有没有看见上下三层的旧教学楼正在更换门窗?

按你说的这是两码事两个工程,那么,是不是前期准备工程刚换的新门窗,等整个改扩建工程开工后,再刨了重换一次?

副局长听了急忙说,啊呀,这我也闹不清了,等我好好看看招标书再和你说哇,囊平鲁人说话就这砍七愣八哩,你别见怪,然后就挂了电话。

我国招投标法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将依法必须进行招标的项目暗箱操作,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虚假招标、规避招标。

业内人士指出,未中标就施工,是《政府采购法》和《招标投标法》严禁的违法行为,属典型的工程腐败。

截止发稿之时,该项工程还未发出中标公告,也就是尚未依法产生施工单位。

公众想知道的是,该工程接二连三的在网上发布招标公告、变更公告、延期公告,就是不见中标公告。而私底下工程已经如火如荼的干开了。

猫腻在哪儿?

这个工程是谁决定的?

是谁安排没中标就开工的?

施工队伍是谁提前指定的?

该校校长如果真如张副区长所说带愣了,那又是如何选上这个校长的?

文章转载:http://www.hebeitoutiao.com/cyzd/2018-07-23/101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朔州市平鲁区井坪第一小学改扩建工程未中标已开工被指暗箱操作严重违法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