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化溆浦智德医院延误抢救时间窒息而死

 冤!冤!冤!无处安放的冤魂!我叫董艳琼,辰溪县仙人湾炮台村村民。

八月二十日晚上八点半我丈夫石元国因煤气泄漏起火被烧伤,当时我一妇道人家的想法是就近送医,立即求邻居帮忙把丈夫送进本地医院即溆浦县智德医院,到医院后医生检查诊断说只是个浅二度烧伤马上收住入院,当晚家里亲戚和朋友奉劝我把丈夫转入大医院去,可医生说不要紧的只是表皮烧伤,生命体征稳定,不必要转院,转院容易造成二次伤害。

我是一个农村妇女,听医生说不要紧也就把所有的希望都交给了这里医生。

二十二日早上六点左右病人感觉呼吸变的困难,家里人强烈要求我丈夫转往上级医院,医生说病人没事的,生命体征正常不必转院,这期间家属多次与医生沟通,是否需要做气管切开手术,医生都说喉咙水肿是正常现象,不必紧张。

半个小时医生间断用药三次后病人呼吸情况都没有好转,但医生还是坚持不需要做气管切开手术。

这时家属发现心跳监测仪上的呼吸频率由二十多次下降到八次,与医生沟通后,医生说是仪器监控不准确,没有关系。

在征得医生同意后家属决定转院去辰溪煤矿医院,家人要求医院派救护车护送去辰溪医院,医生要家属另交五百元车费我们立即交了五百元钱,可是奇怪的事发生了,救护车没有司机,最后主治医师杨姓医生答应开车护送,可是我们左等右等不见救护车到位,家人去找,院方回应救护车没油了,杨医师竟然开救护车加油去了,天大的笑话!杨医生加油过程中病人反复反应呼吸困难,但找主任医师的人却找不到,他竟然去给救护车加油去了。

前后等了四十几分钟救护车珊珊而来,正准备去转运病人时病人呼吸困难加重。

丈夫说喉咙锁住了,我家人大声叫医生但医生说烧伤病人出现锁喉现象很正常,紧接着心电监护仪出现异常波动,血氧饱和度急剧下降,医生在这时还说没事的叫护士去吸痰,,护士找了二十分钟拿来吸痰器,但又没拿软管,找来软管又发现没有电吸不了,护士用仪器的手法非常生疏,双手发抖。

找来医生也是束手无策,两眼发直,直到护士长到来才感觉病人情况不妙,护士长大声呼叫其它医护人员进行紧急抢救,但此时已延误了一个半小时,病人已没有了呼吸,回天无力鲜活的一条命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天,院方一直没有诚意解决此事,尸体已经开腐烂,家属情绪也悲愤到了极点,但又不知道往什么地方申冤,尊严被践踏到了极点。

疑问:1.智德医院医护人员收治病人时想的是病人病情还是收入?没能力没设备为什么要接收?2.对病人病情的诊断是否恰当?3.主治医生有没有执业资格证书?4.为什么三番五次强调病人不必要转院?5.救护车没司机没油吸痰器没电这还是医院吗?6.人死后没想着安抚家属,而是第一时间修改病历,在后期调节过程中负责抢救的左医生说病人是喉咙水肿窒息而死,但病历上却写着烧伤导致呼吸衰竭。

7.抢救过程中竟然找不到主治医师,相关仪器也没有,整个过程十分慌乱。

8.死后政府部门本着从易不从难协调让院方赔偿十万元,院方消极应对调节,不肯出面,家属与政府找人都找不到。

后经政府多次协调,院方答应的赔偿一再反悔,从65万一直降到6万,一条鲜活的生命院方想用6万元就打发了,天理何在?我们老百姓的公道何在?政府对院方也是束手无策,我们家属究竟该如何维权?疑问:1.医院只想抓收入,明明没有抢救设备也收住入院,烧伤病人应住无菌病房防止感染,但我丈夫收住在普痛病房不做任何隔离措施,且医护士在救治过程中都不戴手套。

2.家属多次提及转院事宜但医生回答不必转院,医生到底是低估了病人病情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医学水平或是只想留住病人留住收入?3.最关键的是病人生命垂危时刻如何抢救?有没有预案?烧伤病人出现锁喉现象时说明已经喉头水肿了,这时采取的措施不是找吸痰器吸痰,当机立断是气管切开保持呼吸道通畅而挽救生命。

我丈夫不是烧死的,不是烧伤后感染致死的,我丈夫用农村人话来说三杠杠都打不死的,而是延误抢救时间窒息而死,现如今冤死在智德医院。

天理在哪?谁还我普通百姓公道?留下刚满月的和两岁的两个小孩,儿子刚满月三天,女儿两岁,七十岁的老母,小孩该如何长大,母亲该如何养老?申诉人:董艳琼及全家二0一八年八日二十四日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怀化溆浦智德医院延误抢救时间窒息而死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