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平遥:温家沟煤矿发生一起冒顶事故赔偿168万私了涉嫌瞒报安全生产事故 遮蔽的真相让人悚然

 平遥县煤管局承担工矿商贸行业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责任,煤管局扭曲了工作的方向帮着违规,违法企业瞒报矿难,温家沟煤矿发生矿难并没有向有关职能部门上报,而是对事故进行瞒报。

58.jpg

山西省平遥县煤化公司温家沟煤矿于2018年7月19日发生一起冒顶事故,一死三伤,死者:孙锁明,54岁,平遥县段村镇马壁村人。7月27日下葬,赔偿168万草草了事。

59.jpg

  该事件瞒报决策者要么高估了长期维持假象的能力,要么低估了被戳穿后的惩罚力度。要杜绝瞒报再发生,必须从这两个方面打破预期:一、拓宽灾情信息上达的渠道,让谁没有垄断信息的自信;二、加强对瞒报的惩治力度,让瞒报不再“低风险高收益”矿难是天灾,瞒报是人祸。

60.jpg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就算一只羊、一头牛,细心的牧民还能找出其踪迹、辨出其体貌,何况是有名有姓的大活人?一场矿难过后,网络大量曝光,本是最简单、亦最人性的基础工作。偏偏粉饰太平、扒拉着数字的小算盘,愣是把矿难死亡瞒报成灾,瞒报成“无人死亡”的小事件。即便时过境迁也是雪地埋孩子。

61.jpg

谎报瞒报这个链条上,“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重大自然灾害面前,“知屋漏者在宇下”——群众不是傻子,统计调查的地方部门更不是傻子,要让上级主管部门深信“无死亡”的假象,要做的脂粉工作,不谈千头万绪,也是系统而庞杂。哪些矿难瞒报被压下去了、哪些村镇数字被缩水、哪些官员须守口如瓶、哪些部门要三缄其口……各有分工,各有门道。在外人窥视不到的套路里,裹挟着一整套心照不宣的“官场话语”。如果纪检检查能破译这套“话语”背后的权利密码与基因,反腐工作简直就势如破竹了。

62.jpg

这些,或是后话。真正该反思的是,在县长李成海的反瞒报、反谎报的刚性法条面前,权力者知法违法之心何以如此彪悍?《突发事件应对法》第六十三条规定,“迟报、谎报、瞒报、漏报有关突发事件的信息”,根据情节,将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中也提及,对突发性事件处置失当,导致事态恶化,造成恶劣影响的,对党政领导干部实行问责。弄虚作假、隐瞒事实真相的,要加重问责。再不济,《刑法修正案》里说得更明白,“在安全事故发生后,负有报告职责的人员不报或者谎报事故情况,贻误事故抢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此草菅人命、如此玩忽职守。

有几个问题,总叫人如鲠在喉:温家沟煤矿瞒报了,若非媒体网络揭发,曝光“官方一直在装聋作哑,地方部门更是利益互通“温家沟煤矿存在死亡瞒报情况”,那么连续多次瞒报民怨沸反的“1人死亡”之说,何以轻飘飘就蒙混过关?希望平遥县政府“彻查清楚后,将对相关责任人依法依规严肃处理”,安全无小事,责任重于天”不仅仅是口号,更是悬在各行各业头顶的利剑,时刻提醒行业领导安全重于泰山。刻意隐瞒,推卸责任,逃避处罚.有知情群众笑称,一旦上报事故,那肯定要追究责任人啊,领导也会被问责,估计维护公司和领导的权益就是瞒报事故的直接原因。 人死了,瞒报也就过去了。密不透风的地方权力帷幕,比被遮蔽的真相更让人悚然。查究真相、严肃问责固然要紧,跌宕职能作为领域的重霾,可能同样迫在眉睫。

于此本网将持续关注事件进展。

63.jpg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山西平遥:温家沟煤矿发生一起冒顶事故赔偿168万私了涉嫌瞒报安全生产事故 遮蔽的真相让人悚然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