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策》里的智慧(15)说客的不同方式

 战国时,各国最重要的外交就是在于获取同盟,有的目的是为了抗击敌人,有的则是为了分化敌人。这样就形成了著名的"合纵连横"战略。这是两个外交战略,从地图上来看,燕、赵、韩、魏、齐、楚的版图是自上而下的相互接连的,因此将这六国的联盟行为称为"合纵"。而秦国地处西陲,与各国的结盟便称作"连横"。而那些为此奔走呼喊的谋士们也被以"纵横家"命名,其中代表人物就是苏秦、张仪(据传这二人是鬼谷子的土地,彼此竞争)。那么当这两人为了各自的政治主张去游说同一目标时,又会有怎样精彩的内容呢?

【原文】张仪为秦连横齐王曰:"天下强国无过齐者,大臣父兄殷众富乐,无过齐者。然而为大王计者,皆为一时说而不顾万世之利。从人说大王者,必谓齐西有强赵,南有韩、魏,负海之国也,地广人众,兵强士勇,虽有百秦,将无奈我何!大王览其说,而不察其实。

"夫从人朋党比周,莫不以从为可。臣闻之,齐与鲁三战而鲁三胜,国以危,亡随其后,虽有胜名而有亡之实,是何故也?齐大而鲁小。今赵之与秦也,犹齐之与鲁也。秦、赵战于河漳之上,再战而再胜秦;战于番吾之下,再战而再胜秦。四战之后,赵亡卒数十万,邯郸仅存。虽有胜秦之名,而国破矣!是何故也?秦强而赵弱也。今秦、楚嫁子取妇,为昆弟之国;韩献宜阳,魏效河外,赵入朝黾池,割河间以事秦。大王不事秦,秦驱韩、魏攻齐之南地,悉赵兵涉河关,指搏专关,临淄、即墨非王之有也。国一日被攻,虽欲事秦,不可得也。是故愿大王孰计之。"

齐王曰:"齐僻邻隐居,托于东海之上,未尝闻社稷之长利。今大客幸而教之,请奉社稷以事秦。"献鱼盐之地三百于秦也。

【译文】张仪为秦国的连横政策而去游说齐宣王说:"天下的强国没有超过齐国的,朝野上下的大臣及家族都富足安乐,这一点也没有哪个国家能比得上齐国。可惜为大王谋划的人,都空谈一时的安定,并不能谋划出万世长治久安的政策。那些主张合纵的人,必然向大王这样游说:齐国四面有强国,南面有韩、魏,东面濒临大海,土地广阔,人民众多,兵强马壮,即使有100个秦国,也对齐国无可奈何。大王只接受了他们的游说,却没有考虑到这些话是否实在?

主张合纵的人都互相结党,认为合纵政策很好。据臣所知:齐鲁交战三次,鲁国三战三胜,可是鲁国却因胜而衰,最后竟因此而亡国。徒有战胜的虚名,实际上却陷于危亡的命运,这是什么道理呢?因为齐国大而鲁国小。现在赵国跟秦国相比,就如同齐国跟鲁国。秦、赵两次战于漳水之上,又两次在番吾山交战,都是赵国打败了秦军。但四次战争以后,赵国损失几十万大军,仅仅剩下一个首都邯郸。虽然有战胜秦国的虚名,可是赵国却因此而衰弱,这是什么缘故呢?还是秦国强大而赵国弱小啊。如今秦、楚互通婚姻,两国结为兄弟之邦;韩国献宜阳给秦国,魏国献河外给秦国,而赵国更到秦邑渑池给秦国朝贡,并且割让河间地方给秦,纷纷成为秦的附庸国。假如大王不臣事秦国,秦国就会驱使韩、魏攻打齐国南部,然后还将全部征调赵国之兵渡过河关,长驱直入向博关进攻,这样即使再想臣事秦国已来不及了,因此希望大王慎重考虑!"

齐宣王说:"齐国地方偏僻鄙陋,而且东临大海,还没考虑过社稷的长远计划。所幸现在有贵客前来指教,寡人愿意以国家社稷事奉秦国。"于是齐国献给秦国出产鱼盐的土地300里。

在这篇说辞中,张仪主要以先从齐国的自信为入手点,指出齐国虽然看似安稳太平,但实际上却隐患严重。接着就通过实例告诉齐王,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偶然的胜利都无法改变虚弱的事实。现在秦国削弱了赵国,以联姻稳定住了楚国。而且韩国、魏国为了一时安稳"以地事秦",这样显得整个天下只有齐国是孤立在外,毫无外援。面对秦国驱动韩、魏两国来攻只能任人宰割。连消带打将齐王仅剩的一丝侥幸摧毁干净,从而得到了齐王的割地求和,俯首称臣。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原文】苏秦为赵合从,说齐宣王曰:"齐南有太山,东有琅邪,西有清河,北有渤海,此所谓四塞之国也。齐地方二千里,带甲数十万,粟如丘山。齐车之良,五家之兵,疾如锥矢,战如雷电,解若风雨,即有军役,未尝倍太山、绝清河、涉渤海也。临淄之中七万户,臣窃度之,下户三男子,三七二十一万,不待发杀远县,而临淄之卒,固以二十一万矣。临淄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击筑、弹琴、斗鸡、走犬、六博、??者;临淄之途,车毂击,人肩摩,连衽成帷,举袂成幕,挥汗成雨;家敦而富,志高而扬。夫以大王之贤是与齐之强,天下不能当。今乃西面事秦,窃为大王羞之。

"且夫韩、魏之所以畏秦者,以与秦接界也。兵出而向当,不至十日,而战胜存亡之机决矣。韩、魏战而胜秦,则兵半折,四境不守;战而不胜,以亡随其后。是故韩、魏之所以重与秦战而轻为之臣也。

"今秦攻齐则不然,倍韩、魏之地,至闱阳晋之道,径亢父之险,车不得方轨,马不得并行,百人守险,千人不能过也。秦虽欲深入,则狼顾,恐韩、魏之议其后也。是故恫疑虚猲,高跃而不敢进,则秦不能害齐,亦已明矣。夫不深料秦之不奈我何也,而欲西面事秦,是群臣之计过也。今无臣事秦之名,而有强国之实,臣固愿大王少留计。"

齐王曰:"寡人不敏,今主君以赵王之教诏之,敬奉社稷以从。"

【译文】苏秦为赵国合纵的事去游说齐宣王道:"齐国南有泰山,东有琅邪山,西有清河,北有渤海,正是有四面要塞的金城汤池之国。齐国地方2000里,将士有几十万,军粮堆积如山。齐国战车精良,又有五国军队的支援,作战集结会像飞箭一般快速,战斗像闪电一般的凶猛,解散时像风停雨止一样快捷;即使发生对外战争,敌军也从没有越过过泰山,渡过清河,跨过渤海。首都临淄有7万户人家,平均每户有3名壮士,三七就是21万人,根本不必征调远方的兵力,光是临淄一城就可以组成21万大军。临淄人民非常富庶,平常人都会吹竽、鼓瑟、击筑、弹琴、斗鸡、赛狗、赌博、踢球,可见临淄人民的生活多么讲究。临淄的街道上车水马龙、车轴相接、摩肩接踵,把衣襟连起来可成帷帐,把衣袖举起来可成幔幕,擦一把汗可以形成雨。家家生活都非常富裕,人人志气极为高昂。凭大王的贤明和齐国的富强,天下诸侯都不敢跟齐国对抗。不料如今齐国竟然往西去作秦国的附庸,臣私下实在为大王感到羞愧。

况且韩、魏所以恐惧秦国,是由于跟秦国搭界的缘故。秦国出兵攻打韩、魏,不到10天就可以决定胜败存亡的命运。假如韩、魏能够战胜秦军,那韩、魏军必然要损失大半,四面的边境就无法防守;假如韩、魏一战而败,那接踵而来的就是灭亡,所以韩、魏不敢轻易向秦国挑战,只好忍气吞声当秦的附庸国。

现在秦假如攻打齐国,情形就有所不同,因为在秦国的背后有韩、魏扯秦的后腿,同时秦军必然经过卫地阳晋的要道和亢父的险阻,在那里车马都不能并行,只要有100个人守住天险即使1000人也无法通过。秦国虽然想发兵深入,但是又必须顾及到后方,惟恐韩、魏从后偷袭。所以秦兵只是虚张声势威胁向齐出兵,实际上却犹疑不定不敢进攻,可见秦国不能攻齐已经很明显。大王不仔细估量秦国并不敢对齐国如何,反倒想要往西给秦国当附庸国,这就是群臣在谋划上的错误。现在齐国并无臣事秦国的名分,而是具有强国的实力,但愿大王多加考虑!"

齐宣王回答说:"寡人愚钝,幸得先生奉赵王之命赐教于齐,寡人愿举国听从你的指挥。"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在苏秦的劝谏中,侧重点就是为齐王建立信心。从齐国内部来看,地理位置上易守难攻;军事实力上兵精将广;人口与经济实力上更是遥遥领先于各国。然后又激将法,指出这样一个大国竟然去作遥远秦国的附庸,实在是让人不齿,从而刺激齐王的自尊心。接着就开始解读齐国外部环境,即便此时秦国已经有韩魏作为附庸,但是并未真正是同一战壕的友军,秦国不可能放心的将后背交给两者,不会真正孤军深入对付齐国,而且韩魏两国也不会为了秦国去拼光家底,因此可能出现的军事压力也很小。这就是抓住齐王胆小的心理,满足了其逃避战争,躲在后方的恐惧心理,最终获得齐王的认可。

两个故事的结局都是成功的,但结果其实我们都知道,几代齐王一直奉行避战自保的政策,几十年后成为秦国统一战争中的终章。而在这两个个故事中,最精彩的就是张仪、苏秦两位的无双辩才,他们通过实际操作,告诉我们想要说服别人该怎么去作。一位是打击自信心,要求对方完全信任自己,将自己的建议当作救命稻草;另一位就是树立自信,把握对方心理,驱使对方做出最有利的判断。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战国策》里的智慧(15)说客的不同方式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