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之“玫瑰花”贾探春

《金陵十二钗正册》

画着两个人放风筝,一片大海,一只大船,船中有一女子,掩面泣涕之状。画后也有四局写道:

才自清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

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

这是《红楼梦》中贾探春的判词,贾探春是何许人也?且听我细细道来。

贾探春,曹雪芹所著《红楼梦》中金陵十二钗之一,是故事主人公贾宝玉的庶出妹妹,为赵姨娘所生,与贾环同母。同时她也是海棠诗社的发起者,别号蕉下客,居于大观园中的秋爽斋。

贾探春作为贾府的三小姐,一般被称作三姑娘,与同是庶出的迎春不一样,她性格与迎春有天壤之别。她精明能干,敢做敢为,富有心机,能决断,有"玫瑰花"之诨名,连王夫人与凤姐都忌惮她几分,抄检大观园时她扇了王善保家的一巴掌;她工诗善书,趣味高雅,曾发起建立海棠诗社,是大观园中的一位大才女;她关注家族命运,富有忧患意识,有经世致用之才,曾奉王夫人之命代凤姐理家,并主持大观园改革,是一位雄才伟略的政治家、改革家。

在《红楼梦》中关于贾探春的情节有不少,每一个部分的加入,都让探春的形象更丰满,更圆润,更值得为人所称道。

第三回 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

“第二个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

从林黛玉的角度出发,对探春的外形做了一个整体全面又相对客观的描述。一个“玫瑰花”的形象就这样呈现在我们眼前。

第五回 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

“判词:才自清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

唱词:《分骨肉》一帆风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恐哭损残年。告爹娘,休把儿悬念。自古穷通皆有定,离合岂无缘?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牵连。”

用仙幻视角向我们展示了探春的命运走向以及她的人生即将面临的悲情色调。

第十八回 大观园试才题对额 荣国府归省庆元宵

“迎、探、惜三人之中,要算探春又出于姊妹之上,然自忖亦难与薛林争衡,只得勉强随众塞责而已。”对自己有明确的认知的理智与精明。

第二十二回 听曲文宝玉悟禅机 制灯迷贾政悲谶语

“阶下儿童仰面时,清明妆点最堪宜。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贾政道:“这是风筝。”探春笑道:“是。”贾政心内沉思道:“娘娘所作爆竹,此乃一响而散之物。迎春所作算盘,是打动乱如麻。探春所作风筝,乃飘飘浮荡之物。”

第二十七回 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

黛玉葬花前,特分出一段为探春作传,写她央请宝玉带些“好字画,好轻巧玩意儿”。她喜欢的是那新奇精致的小工艺品,更爱那“朴而不俗、直而不拙”的,恰是她自身精神气质之写照。

第三十七回 秋爽斋偶结海棠社 蘅芜苑夜拟菊花题

海棠诗社由探春牵头,花笺文采风雅,意趣生动。又曰:“孰谓雄才莲社,独许须眉;不教雅会东山,让余脂粉耶?”对自己一派大观园女儿的尊贵心性有着强烈的自觉意识。宝玉被探春的雅趣感染,立即赴会。探春又为红楼第一才女林黛玉起了个极当的雅号“潇湘妃子”,并亲自为诗社命名。海棠诗会,她兴致最高,第一个交卷,宝玉评价此诗比宝钗那首还高。

第三十八回 林潇湘魁夺菊花诗 薛蘅芜讽和螃蟹咏

探春作了《簪菊》《残菊》两首。李纨评诗,探春的《簪菊》仅次于黛玉的三首。宝钗评曰:“你的‘短鬓冷沾’、‘葛巾香染’,也就把簪菊形容的一个缝儿也没了。”足见探春也是一位紧追黛玉的大才女。

第四十回 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金鸳鸯三宣牙牌令

探春身为书道第一高手,她对自己书法创作的书境——秋爽斋也精心布置:

“探春素喜阔朗,这三间屋子并不曾隔断。当地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那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的白菊。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米襄阳《烟雨图》,左右挂着一副对联,乃是颜鲁公墨迹,其联云:烟霞闲骨格,泉石野生涯。案上设着大鼎。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大官窑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右边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旁边挂着小槌。”

小说中对探春的书法表演及作品留白未录,而上述书境的营造已成功烘托出这位红楼第一书法家的大将风范。探春生日三月初三,刚好是“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的创作纪念日。

第四十六回 尴尬人难免尴尬事 鸳鸯女誓绝鸳鸯偶

贾赦要娶鸳鸯,贾母将一腔怒火撒向王夫人的时候,众人都躲出去了,只有“探春是有心的人”,她向贾母陪笑道:“这事与太太何干?老太太想一想,也有大伯子要收屋里的人,小婶子如何知道?”她的一句话为王夫人翻了案,申了冤。挺身而出,打破僵局,敢于反抗,支持反抗

第五十五、六回 王熙凤生病期间协理荣国府事务

凤姐患病期间,治理大观园,兴利除弊,富有改革精神。这时的贾府正面临由盛而衰的严峻现实,关系非常复杂,正如探春自己所说的一样:“整个贾府个个都像乌鸡眼似的,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赵姨娘为兄弟赵国基死后的丧葬赏银一事来跟探春聒噪,探春急切中有这样的话:“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我必早走了,立一番事业,那时自有我一番道理!” 。她一登上“议事厅”,几件事一过手,贾府的管事娘子们便感到这三姑娘“精细处不让凤姐”。平儿向凤姐汇报探春理家的情形之后,凤姐儿也连连夸道:“好,好!好!好个三姑娘!我说不错。”能让精明能干的凤姐连说三个“好”字,这样的人物在小说中是少之又少,这也充分显示了探春理家的能力。

第六十三回 寿怡红群芳开夜宴 死金丹独艳理亲丧

探春掣签,所得为杏花,那红字写着“瑶池仙品”四字,诗云:日边红杏倚云栽。注云:得此签者,必得贵婿,大家恭贺一杯,共同饮一杯。”众人笑道“......我们家已有了个王妃,难道你也是王妃不成。大喜,大喜”。这是对探春日后远嫁埋下伏笔,预示她的姻缘际遇。

第七十回 林黛玉重建桃花社 史湘云偶填柳絮词

作诗的积极与热情,调侃众姐妹丫鬟的机敏,放风筝的生动,让探春整个人的形象更让人印象深刻。

第七十四回 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矢孤介杜绝宁国府

抄检大观园时,她是唯一具有主控权的小姐,充分表现出捍卫下人的领导者风范,并明白表示出对人格被怀疑的愤怒。她敏感地觉察到贾府这个大家族内部残杀、气数将近的征兆,痛心而愤怒地责打兴风作浪、犯上作乱的王善保家。相较于贾迎春的懦弱、贾惜春的明哲保身、林黛玉被隔在事外,探春对抄检大观园这般不合理的事采取充分准备并正面迎战,令人不得不敬服、不得不赞叹。

探春远嫁

后四十回,由于不是曹公所著,就没细细品读。

只说一说探春远嫁。

探春的正册判词和红楼梦曲都预示她将来的命运是远嫁他乡。后四十回写她因南海戡乱而嫁给了海南岛上镇海总制周琼家的公子。探佚学者不认同这一写法,转而抛出了和番说、王妃说、海外说等猜测。

如:她的结局是远嫁至海疆的官家中,华衣返家。按张爱玲考证原著结局,她是被封以杏元公主的名号,远嫁番王和亲。

如:探春远嫁最后融入全书最最重要的政治军事主线——南海戡乱。贾探春没有做王妃,而是远嫁粤海将军邬家(早期作镇海总制周琼)。借用索隐的方法,此句大约透露贾元春、贾探春的原型都是王妃。曹家确实出了两位王妃,她们原是曹雪芹的两位姑妈,进入小说则变形为与贾宝玉平辈。

庶出之痛

凤姐儿就曾叹道:“只可惜她命薄,没托生在太太肚里。……你那里知道,虽然正出庶出一样,女儿却比不得男人,将来攀亲时,如今有一种轻狂人,先要打听姑娘是正出庶出,多有为庶出不要的,殊不知别说庶出,便是我们的丫头,比人家的小姐还强呢。将来不知道那个没造化的挑庶正误了事呢,也不知道那个有造化的不挑庶正的得了去。”

第五十五回:抄检大观园的王善宝家的,所以敢于“非礼”探春,也是“素日虽闻探春的名,那是为众人没眼力没胆量罢了,那里一个姑娘家就这样起来,况且又是庶出,她敢怎么……”

第七十四回:小厮兴儿则讲的更为直白:三姑娘“也是一位神道,可惜不是太太养的。”

在荣国府上下人们的心目中,“庶出”是探春的薄命处、致命伤。所以,那抹不去的“庶出”就烙印在她的心上,跟着她一起长大,使得她时时刻刻维护自己的尊严。

注:文中图片多为87版《红楼梦》剧照

—— 全文完,谢谢!——

编者说:《红楼梦》是一本好书,我前后完整读了5遍,当然其中不包括经常性的复读某些片段和情节,边读边思考于我而言大有裨益。这次探春的分析是应了一个友人的要求而作,分析的部分比较少,有借鉴一些其他大家的看法,本文旨在“引流”,即看了本文,知道我想了解探春这个人要去翻《红楼梦》的哪几回,这就足矣!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红楼梦》之“玫瑰花”贾探春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