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平顶山卫东区敬老院率领操作黑社会性子无赖詈骂欺负老人们 为所欲为 无法无天 丧尽天良!谁允许如此的败类长期横行!

 河南平顶山卫辱骂欺凌老人们

(以《风筝》、《我的小木屋》、《老天爷告状》等享誉文坛的知名作家、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八十六岁的叶景贤先生等老人屡次三番遭凌辱谩骂恐吓忍无可忍,向上级反映却遭迫害打击)

我住进平顶山卫东区敬老院以后,发现敬老院一个叫张国欣的男人经常谩骂呵斥其他老人,老人们不堪其辱。2016年春节期间,张国欣在餐厅吃饭时间,从大年三十到正月初二,每日三餐大骂陶建中老人“妈那个臭逼”,隔了一天又开始大骂。但是敬老院领导不管不问。原来张国欣是敬老院院长别晓芳上任后任命的新成立的“院委会”的头儿。但张国欣的欺凌辱骂陶建中老人的恶劣行径,让老人们义愤填膺,纷纷要求撤销“院委会”,院长别晓芳不得不宣布撤销。

之后,张国欣把“院委会”撤销的仇恨集中在我身上,并开始疯狂报复。

2016年春天,在众多老人等待用餐的早晨,强健的张国欣突然猛力冲撞我这个八十多岁的老人。我把此事反映给院长别晓芳,别晓芳却说:“我替他向你道歉。”并没有对张国欣批评教育。为了防止张国欣再次对我伤害,我向公安局反映后,在公安局的干涉下,别晓芳才不得不让张国欣向我道歉。

可是之后张国欣又多次企图对我冲撞等伤害。2018年4月16日上午在敬老院门口大路上,张国欣又一次企图撞击我,因我老伴在一旁才避免了这次伤害。

2018年4月18日晚7时50分,我在卫生间发现张国欣潜伏在门外达20多分钟,我让老伴开门看时,张才匆匆而去。

事隔二日的4月21日早餐时,张国欣借故把拳头挥舞在我的头上,并对我大吵大闹,我静静离开时,张国欣对我破口大骂。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我向院长别晓芳反映,并要求张国欣为欺凌和谩骂我认错道歉。别晓芳对张国欣的疯狂野蛮行为,竟然轻描淡写地说:“我找他谈谈。”别晓芳不仅没有按照我的要求处理此事,反而却给我的女儿打电话说:“你爸和一个姓张的闹矛盾,准备让他俩都退房。”我得知此消息后,向别晓芳申明态度,无奈之下,别晓芳才向我说,批评了张国欣,并说:“请你宽宽心,保重身体,我们将尽最大努力让您在这里安度晚年。”

可是,别晓芳却支持刘争先监视我的行动,并把不满张国欣粗暴谩骂欺凌的老人,娱乐,驱赶出敬老院。

张国欣还有一些走卒打手共同欺辱谩骂敬老院老人,刘本庆就是其中之一。他们狐假虎威 ,因老人一时在门口走廊有事一起说话,刘本庆就破口大骂“好狗不挡路”。敬老院多位老人遭受其谩骂凌辱。

在院长别晓芳勾结黑恶性质的张国欣、刘本庆等的淫威下,很多遭受侮辱谩骂的老人敢怒而不敢言,一是害怕张国欣们的淫威,一是害怕别晓芳的驱赶。

张国欣们为何敢如此猖狂欺凌辱骂敬老院老人们,当然是与其背后别晓芳院长的支持分不开的。张国欣多次在餐厅吃饭时间高声宣布“院长是支持我的”。的确,别晓芳院长是支持他们的。每次外单位来慰问,本应有院长致辞,别晓芳院长却让张国欣代表养老院致辞。院内其它活动更是让张国欣首当其冲的表演,以实际行动告知养老院老人们,院长别晓芳是支持随意欺压辱骂养老院老人们的恶棍张国欣们的。

忍无可忍的我不得不把别晓芳不择手段,不顾影响,不遗余力,支持黑社会性质的张国欣们谩骂欺凌敬老院老人等恶劣行为,向市委书记和纪检委领导反映。按照规定,别晓芳是由区委任命的副科级干部,是区民政局的党组成员。我反映的问题,理应由区委组成调查组调查,但区委却违背政策,让同级别的卫东区民政局调查。

而所谓的调查,居然是在调查期间,先让张国欣离开敬老院避风。之后在没有对我反映的问题做出任何结论和回复的情况下,区民政局调查人员赵、冯等人让我签字,我只好签道:“事实不清,是非不明,没有处理意见,要求交区委查处。”我三次给区民政局局长朱志莲写信表达我的诉求,要求交区委调查,但都杳无音讯。

高温近40度的2018年7月25日,民政局书面通知我女儿,三天之内,我必须离开敬老院。我的朋友们向敬老院说,现在四十度高温,把一个八十六岁的老人赶出敬老院,是否太不仁道!院长却说她不当家,是调查组决定的。

一个政府部门的敬老院,院长居然与恶棍无赖相勾结,支持黑社会性质的黑恶势力欺凌侮辱谩骂敬老院老人们;向上级反映,区委居然违规推委给下级查处;区民政局敢于把对敬老院领导问题的控诉查处, 变成对反映问题者的报复打击和迫害!

平顶山卫东区敬老院,平顶山卫东区民政局,天下有没有正义和良知,邪恶是否永远不能被惩治?残害侮辱老人的恶棍是否永远横行平顶山大地?

平顶山卫东区民政局和敬老院为何敢如此无法无天、蛮不讲理?其背后到底有多深的背景?多恶的势力?

院长与黑恶势力勾结,把养老院办成欺压侮辱谩骂老人的黑社会性质,而主管部门沆瀣一气,充当保护伞,为所欲为,无法无天,丧尽天良!我们的社会何以容许如此的败类长期横行!

无论卫东区养老院和民政局领导多么穷凶极恶,在调查没有结论之前,他们怎样的驱赶和狠毒,我都不会退缩,即使死在卫东区养老院,也要让在此受欺辱恐吓谩骂的老人们讨回公道和正义,安享平安的晚年!

八十六岁老人 叶景贤愤怒控诉 13525378486。

50.jpg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河南平顶山卫东区敬老院率领操作黑社会性子无赖詈骂欺负老人们 为所欲为 无法无天 丧尽天良!谁允许如此的败类长期横行!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