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饶县第三人民医院患者死在手术台上手术医生说,手术很成功!

 我是张晶,浙江省建德市杨村桥镇十里埠岱头人,身份证:33018219921130132X,联系方式:18868808048。

我父亲张小明49岁,在上饶县皂头镇前洋殿村租农田种草莓。4月6日,在公路边坐着卖草莓,被飞来的横祸撞伤(一辆汽车撞到摩托车,摩托车撞到张小明),被一辆摩托车撞伤送入上饶县第三人民(私人)医院治疗,检查出来,是左侧血气胸,左肺创伤性湿肺,左侧多发性肋骨骨折,左肩胛骨骨折,左侧眼睑皮肤裂伤,全身多发性软组织挫伤。
我们向院方要求转院治疗,院方说骨折不利于转院。经过三天治疗,病情有所好转,9号医院通知我们做手术,从进入医院到做手术之前,我父亲能吃东西,说话聊天,家属进ICU 探望时,病人说左边痛,其他还好,还说家里钱放哪里,去把钱收起来,头脑思路非常清晰。在10日早上做手术之前,病人还和家属说肚子饿了,嘴巴很干。期间,家属和病人本人都问过医生,该院吃不吃的消做这样的手术,吃不消就转院,医生都说这些是小手术,不是问题,像这样的手术已经做过好几百列,比我父亲难度大的手术都做的很成功。还说转院的话,路途当中出现问题自己负责。原本说好3个小时的手术,却整整做了5个半小时。手术过程当中,医生出手术室,还催我们家属交钱。
10日14点多手术室出来,病人还未苏醒,脸色苍白,头歪在一边,没有任何输氧操作,只看到输血袋。当时,我看到我父亲的头顶着床板,因为他头上还有皮外伤,我问护士怎么会这样,护士说没事的,还叫家属一直按电梯,不让家属靠近病人,故意支开家属。手术室出来后,问医生手术怎么样,医生却和家属说手术很顺利成功,叫我们放心。之后将病人推进ICU 后,医生就不允许家属探望,和家属说只是有些躁动,是正常现象,明早拔了氧气管就好了。后来,院方领导把家属送给手术医生的1000元红包退还给我们。20点左右,我想看看我父亲醒来没有,问他想吃什么,医生说我们maiqiuku.com没有必要进去看,说他只是躁动,刚刚镇静剂打下去,睡着了。
当天下午又送进ICU两个病人,而值班医生却只有一个。到了11日早晨4点多,我母亲起来去按ICU门铃,护士说一切正常,还责备我母亲说不要大清早来按铃,会把病人吓着的。早上6点多,医生才和家属说人不行了,抢救不了了。
从手术室出来到身亡,病人从未睁开眼睛,院方隐瞒死因长达18个小时。篡改病历。家属也未收到过病危通知书和死亡通知书。我们家属当场要求封存病历,在县卫计委在场的情况下,医院还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脱,不让我们看。当时,我就打我父亲的主治医生的电话,他一直没接。当我们走到7楼办公室的时候,发现6楼的我爸的手术医生都在7楼,看到他们科室的蓝主任在电脑上写报告。
后来,他看到我们上去了,就把电脑马上关掉了,同时,他们已经在我们家属不在场的情况下,把病历打印出来了,说可以封存病历。后来,我们去ICU里拍到有抢救药盐酸肾上腺素的效期是到2018年4月份的,好几盒这样的药都是不同批号混装在一起的,其中还有3支有明显的颜色差异。后来,我们想县卫计委提出要封存药物,他们都一直推脱,到了16日,才电话通知我们叫我们到医院里封存药物,可是当时发现的那些可疑药物已经没有了。我们要求城西派出所封存手术室和重症监护室监控视频,民警徐兴茂13879312427和我们被院长胡旺钱骂出他的办公室!
第二天,就是12日早上9点,我和伯伯、舅舅、姑妈、姑父及一些亲属,去三院8楼会议室向领导(徐院长)和手术医生(张建、蓝晓东)咨询死因,却遭到院方二三十个年轻体壮的打手和医生殴打!尤其是直系亲属,未成年小孩,夫妇也不放过,对我们拳打脚踢。我认为这些都是有预谋的,因为我们当时就发现有好多人聚集在7楼。而且院方把8楼电梯口楼道门反锁,把我们堵到没有监控的地方殴打,我用手机拍视频,留取证据,对方还把我手机抢去扔到地上,拿来踩,后来我弟的手机也被他们抢去了。
当时我们有好几个人打110报警(我大姨苏银仙15968112231,姨夫钭祖锦13868101533,舅舅苏尧伟15397063997,村主任苏烨15157180158),过了1个半小时,民警才到场。院方的人当着民警徐兴茂13879312427的面,还殴打家属张堂明两个耳光,更气人的是,民警根本没有制止,还一味的说我们家属闹事,要把我们带到派出所去,后来我们上饶当地的朋友到了,说死者为大,你们警察不要欺人太甚,他们态度才慢慢平和起来。
之后,民警叫我们去城西派出所录口供,我们在城西派出所的墙上看到警风警纪监督栏,才发现上饶县第三人民医院的院长胡旺钱(13707932510)是城西派出所的纪风纪检监督员,也是政协委员,所以他们医院和派出所有一定的关系。现在正处于“打黑除恶”的风头上,三院却有着自己的黑势力保护伞,以致于我们家属报警,报不进去。我们受城西派出所委托,去江西百姓司法鉴定中心找法医去验伤,报告显示我弟弟张涵和我妈妈苏银珍被他们打成轻微伤,我二伯张利明的手被打成完全性骨折,鉴定为轻伤二级,还有一些家属被他们打了不敢出声,当天傍晚因为害怕就马上返回浙江建德了。
医院本该是救死扶伤的圣地,却成为利益集团捞取利润不顾患者生命。患者多发性肋骨骨折,左肩胛骨骨折,本来保守治疗就可以的事情为了利益非要手术。事后,我们多次去了相关部门(上饶市卫计委、上饶县卫计委、上饶县公安局、上饶市公安局、江西省公安厅)反映,却一直没有给予我们答复。期间,我们还上访“扫黑除恶”办公厅、上饶市纪委,都没有给予处理。从4月11日至今,事情发生已经四个多月了,我们家属要求卫计委介入,调查我父亲的死亡真相,追究医院相关责任人。要求警方查清三院打人事件中打手的身份,追究二三十个打人者相关的法律责任,还我们家属一个公道!”​​​​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上饶县第三人民医院患者死在手术台上手术医生说,手术很成功!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