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临沂兰田集团王士岭遭实名举报

  近期,临沂兰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士岭遭到实名举报受到大家广泛关注,截止到目前为止,临沂兰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未做出任何回应,作为临沂当地人都对这个公司非常熟悉,因为,兰田是临沂商业领袖企业。
  那么我们了解一下此件事情吧,举报人为临沂兰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创始人化书善,简直可以称为现实版本的东郭先生与狼。

  化书善的举报内容

  作为兰田的创始股东,见证了兰田的创业、发展和王士岭父子控权、侵占居民集体财产和股权行贿区委书记等行径。现将有关内情见证如下。
  一、临沂城市商业象征-----“山东兰田”
  临沂第一家专业批发市场、第一家民营客运站、第一家驻外配载站、第一家村居企业改制、第一家民营担保公司、第一家货运物流站……数不清的第一构建了如今享誉四方的山东兰田集团。对于老临沂人而言,可以说,“山东兰田”这四个字,不只是冰冷的企业名称,更像是这座城市商业象征一般的存在。
  这是网上刊登的《王士岭:临沂见证 见证临沂》的卷首语。
  作为真实的见证人,王士岭贪功的这些“丰功伟绩”,实际是兰田创始人、原两届山东人大代表化书善让人感怀的创业史。
  “兰田市场占地2000余亩,总资产12亿元,年创利税过亿元”,这是“百度”上的数据。按2010年3月《临沂博尔信评估报告书》评估兰田资产11亿元估价,实际伴随土地价格的暴涨,今天的兰田资产应在30亿元以上。与很多企业极力夸高企业资产数额相反,王士岭尽力压低兰田资产数,有隐瞒私分股份、侵吞集体财产、降低社会影响之嫌。
  山东兰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统称兰田集团)是水田居委成立和运营起来的集体企业(改制文件称“集体经济组织”);
  1984年4月,原临沂兰山办事处水田撤村设居,化书善任居委书记。水田面积小,人口少,当时的居委“一穷二白”;1986年化书善克服困难,拆迁形成45亩地,在临沂建起了第一个批发市场---临沂纺织品市场;1987年,化书善开始对村居进行规划,在那个吃饭都困难的年代,他花钱修路,挨骂受气,拆迁民房,打造商业氛围;水田村逐渐成为临沂的市场中心和最繁荣、最富裕的村居之一。1994年5月,化书善成立山东兰田集团总公司。当时的水田富甲一方,企业的高速发展和户户房屋出租的高收入艳羡四周、无与伦比。
  临沂城区村居市场主要以收取租金为主,经营稳定;当时其他村居的管理人员基本以本村居民为主。化书善以强烈的发展创新意识,求贤若渴,引进人才,真诚的培养、使用和信赖人才。
  1996年12月18日的《临沂日报》以《汇聚人才兴水田》为题报道了化书善引进“石立顺、王士岭、孟庆东、朱春莲、胡振平”等促进企业发展的事迹。
  引进的人才推动了兰田的发展,也成为后来酿造化书善个人“灾难”的重要推手。
  王士岭,曾在倒闭的临沂河东区郑旺苎麻脱胶厂任厂长。1990年8月,化书善邀聘他来兰田任副总。韩伟,是2003年下半年,化书善从济南招聘的财务总监。这两名外聘“人才”,后来精心构筑和运作了化书善的“逃税罪”和一笔“挪用资金罪”。
  改革创新和群众致富的带头人化书善,被选为山东省第九届、十届人大代表。
  二、搬迁发展市场的“华药项目”和“祸起萧墙”,兰田“地震”后的“委托”与构陷
  伴随着新世纪临沂商贸业的飞速发展,董事长王士岭开始看到商贸物流业的巨大潜力。在他的引领下,兰田集团果敢争先,率先推进市场提升改造,从而进入了“大商贸、大物流、大市场”的科学提升阶段。
  这是网络上《王士岭:临沂见证、见证临沂》的话语。
  纯属“睁眼说瞎话”。事实上,新世纪兰田的董事长是化书善。
  兰田人都能佐证,世纪之初化书善全身心构筑兰田“大商贸、大市场、无物流”的发展思路和孜孜以求、千方百计的进行推进。有良心的兰田人同情化书善推动市场发展“引火烧身”的境遇,对王士岭“落井下石”的卑鄙无耻感到愤慨。
  起因是推进兰田市场提升改造的“华药项目”。
  1986化书善建成第一个批发市场后,深受居民的拥戴。此后,一直致力于市场、物流的开拓创新,到2002兰田已发展成为占地1000多亩,集市场、物流、房地产开发、新型建材一体、资产优质的集团公司,是临沂市场的航母和引领者。
  同年,临沂市政府推进“改造提升市场,升级商贸城”的战略。出台的系列“招商引资政策”中强调“属招商的外资可优先供地”。土地资源是发展市场的关键,“内资外资两重天”是当时的时代特色。
  2003年圣诞前夜,兰田集团和香港华药生物科技控股有限公司合作的“华药物流园项目(下称华药项目)”在香港签订“框架协议”。项目内容是:搬迁兰田批发市场到临西八路区域实施改造提升(这是今天工业大道区域成为新的商城中心的起源)。兰田以合作的外资名义,控规3600亩土地,投资40亿元,搬迁建设新的物流商贸城。
  第一期工程是搬迁兰田原有市场升级建设临沂汽摩配城、家电厨卫城。2005年7月,首期开盘后收益诱惑太大(仅一天时间收款数千万元)。由于合同签约不周密,引起与“壳”外资名誉人的纷争,纠葛导致的工程停滞引发政治边缘效应。2005年9月26日,临沂政法委成立专案组,对化书善采取羁押措施。
  化书善作为登记占股42%的居民持股会会长、实际经营人。非常时刻,进行“委托”“代行职权”是他必然的选择。
  大家都知道,石立顺和王士岭是化书善的两大助手。石立顺厚道、实干,管理能力强,是有名的“老黄牛”;王士岭“精明”,善于对接政府、协调关系,是“猫头鹰”式的人物。
  凭借项目前景、兰田雄厚的市场保障、成熟的团队、政府的支持,解决纷争、推进项目继续发展基础较好。协调好各方关系是当务之急。
  为此,化书善两次书面“委托”王士岭代行职权,主持工作。
  项目推进的成效,证明了化书善选择“委托人”的无私。
  “委托”意味着对人和企业权力的信赖。任何一个有“职业道德”的人,都会用“人格”来支撑、履行“信赖和责任”。但人心的“险恶”远远超出了化书善以“成效论英雄”的想象。
  “人品比能力更重要”!委托人化书善和王士岭的主要竞争对手石立顺后来的凄惨牢狱灾祸,有着王士岭深深的印记。
  三、让人鄙视的“逃税罪”构陷和对创始股权的剥夺
  化书善的羁押,大家心知肚明;因为这种案例很多地方有。
  办案人员多次提醒“案子可大可小,主要看态度”;性格要强,自认为“心底无私天地宽”的化书善,在性格上吃了大亏。
  历时4年,掘地三尺,过滤放大了化书善任职21年的全部账目后,最后认定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挪用资金罪、虚报注册罪、逃税罪、非工作人员受贿罪”,大家也心知肚明。
  其中的“逃税罪”和一项“挪用资金罪”完全是被王士岭千方百计构陷的。
  化书善“逃税”与2015年的一次“欠税督交会议”有关。
  当时参会的一位原省人大代表和一位市人大代表后来签名证实的事实是:
  2005年7月一天下午,兰山地税分局局长陈新民和兰山办事处负责人廖俊义在临西三路的兰山地税分局三楼会议室召集了有华丰、兰田、华苑、兰华、顺和、永兴、林丰等十多个村居企业负责人的“欠税督交专题会议”。会上陈新民局长首先讲了由于公务员调薪得增加区财政开支一个多亿元,要求对前几年汇算清缴各单位累年拖欠的税款分批次进行补交。会上宣读了参会单位拖欠税款书额,华丰最多,兰田次之,随后各单位进行了表态发言。晚上一起聚餐,气氛热烈。
  事实上,这次会议的第二天,化书善就召集财务总监韩伟等人,确定由韩伟与地税局陈新民局长对接以确定兰田上交欠税批次和数额,由她组织人员专门负责此项工作。
  “被委托”的王士岭明白,自己作为占股1.6%的小股东,要想把控、享有兰田,必须通过构陷“逃税”,剥夺创始人控股权,自己才能“扶正”“取代”和攫取利益。
  受王士岭裹挟,韩伟后来向专案组出具了化书善“逃税”的证据:“在我来集团之前,化书善都有安排,偷税行为已出现了,我来之后也改变不了,我得听化书善的……”;王士岭也向有关部门出示了化书善虽收监在押,但仍有控制权,不让补税的证明。通过法院判决,把在工商局登记在化书善家属陆文贞名下的10%创始股权,以87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兰山区国有资产管理公司。
  注:2001年兰田改制时“持股会”章程规定:为规避“自己监督自己”,在工商局登记持有股权的人不能选任居民持股会理事和理事长。为当选占股42%的水田居民持股会长,化书善个人10%的创始股权是登记在其家属陆文贞名下的(后来王士岭绕开水田居委私自更换在工商登记中持有股权的化绍权为水田居民持股会长,是完全违反章程规定的)。
  2010年3月,王士岭协助炮制了《博尔信评估报告书》,在压低资产价值的情况下,兰田资产被评估为11亿元;化书善10%的股权对价应为1.1亿元。
  化书善成为临沂几十家村居市场企业中至今唯一的“逃税”罪犯。他从1984年担任村支部书记,20多年来一直依法依规纳税,企业被评为纳税先进单位,自己当选省人大代表,企业有能力交税,也从来没有想过要逃税。在被收监时,他多次“拜托”王士岭抓紧完税补税。王士岭一方面不补缴,另一方面又佐证化书善对公司仍有控制权不让交。
  其实,兰田人都明白,所谓的化书善“逃税”“拍卖”“工商注册变更”是现代版的“宫心计”。逃税案例表现出来的人性丑陋,超越“农夫与蛇”,是“东郭先生和狼”的最现实写照。
  四、“墓志铭、通行证”: 化书善“工作狂”“皮笊篱”和王士岭的“和珅、卖国贼”等一些“称号”的由来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这是 诗人北岛的名言。
  实际上对王士岭利用非董事成员选举自己为董事长,从“被委托”而“取代”,私分贪占股权、股权行贿的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很多人非常愤慨。
  目前,兰山国有资产管理公司在兰田占股10%,水田居民持股会占42%,按照改制文件和《山东省城市社区组织法》规定社区居委会负责管理居民资产,水田居委是42%居民持股会的管理者(改制后持股会的公章一直在水田居委保管,后被王士岭派人拿去不再归还)。
  这就是说,如从股权构成上析判,兰田集团现今是国有资本参股企业,绝不是纯民营公司。那么,就应该执行国家对国有参股企业运营监管和资产保障的相关规定。
  由于强大保护伞的支持,王士岭逐渐清除了化书善、石立顺、 季相国、何彦军等创业元老,兰田成了“一言堂”,“家天下”势必当然。
  化书善作为土生土长的水田人,用“全心全意谋发展,一心一意为水田”来评价不过分。他学习能力强,思路超前,是有名“工作狂”、 对集体财产管的“较严、较细”,为了维护集体财产,即使连自己“亲叔兄弟”等也不留情面,当时兰山区领导送他外号“皮笊篱”。
  化书善对钱财看的不重。2001年企业改制时,负责改制的深圳事务所多次提醒他加大创始股权的持股比例,强化掌控权;化书善认为村居企业靠的是真心、只有发展才能赢得尊重。为此,他只同意了10%的股权,两位助手石立顺和王士岭分别是1.817%和1.6%。 这与王士岭千方百计窃夺股权(构建话语权截然相反目前工商注册王士岭已占23%)。王士岭千方百计构建上层关系,在权力部门寻找保护伞,广置荣誉;内外有别,结党营私;蔑视、无视水田社区党总支、居委会和水田居民持股会的行政管理、监督权责,完全脱离社区监督管理;
  王士岭道貌岸然,“口灿莲花”,口蜜腹剑,被很多人称为“和珅”。王士岭控权后出卖多宗兰田黄金地块土地后,水田人又给他一个“卖国贼”的称号。
  “为保证企业持续发展,不断创新”,这是《王士岭:见证临沂,临沂见证》的话。实际,恰恰相反,凭“权谋”上位的王士岭,靠吃老本维持,兰田多年“无思路、无创新、无发展、无作为”。
  兰田作为市场型企业,土地对发展至关重要,多年来,化书善千方百计取得了重要地段商业用地2000亩。
  现金流充足的兰田没有任何理由出让优质土地,王士岭却把兰田六块黄金和战略要地都出让了。
  一是临西一路水田桥南原文体市场北20亩地块,是发展市场最重要的战略“制高点”、水田最早的市场发源地,孵化了兰田文体、纸张、家电、厨卫等最核心的市场;二是临沂两条最好的商业街解放路和临西五路交汇处东南角土地20亩,是兰田配载和物流的发源地,也是“市场延扩”的孵化地;三是涑河南街临西一路至五路,沿河3公里橡胶坝水面,110亩优质土地,是水田祖业,连接水田社区,无论从环境、商业价值都是最黄金、最好的位置,怎样开发都价值连城,这里是兰田二级客运站的诞生地。
  这三个黄金地段,千金难买、万金不卖,被王士岭出让后,分别被开发为多乐汇商城、怡景丽家建材城、台湾城、茶叶市场等获利巨大。
  请临沂人作证:现今南坊北城的商业出让用地已达到每亩九百多万元,而被王士岭转让给他人的几块土地价格不足前述地价的三分之一。王士岭必须还居民股东以公道!已有证据证实——涉及被赠送别墅等价值不菲的利益输送。
  另外,他还擅自转让了水田路与宏达路交汇处兰田建设集团租赁站,临西五路与红旗路交汇处五金市场地块、预制场等3宗临沂次黄金地段地块60亩,分别被他人建成加油站、广和国际大厦、办公基地获利丰厚。
  如此一卖再卖,显现了王士岭对兰田发展没有长远意识、寄生纳财的“两面人”本质。

  谁能再获水田人的支持,谁能继续推动兰田的发展!喀嚓鱼(kacyu.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爆料!临沂兰田集团王士岭遭实名举报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