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过陈水扁一耳光,说“台独”是病毒,这位敢做敢当的国民党人能否拿下绿营重镇高雄?

 摘要:蓝绿政客不约而同地淡化色彩背景,或者说非典型国民党人、非典型民进党人频频出现,乃至得到岛内追捧,正好与之前走出蓝绿循环的“无色觉醒”相呼应。

韩国瑜是谁?如果时间倒回去一年,这个其貌不扬、已经谢顶的中国国民党人,只是岛内众多不知名政客中一员。如今,61岁的他已成为本次县市长选举最大“黑马”,甚至被赋予改变蓝绿版图的期待。而从他的快速崛起中,外界似乎嗅到了台湾原有政治版图开始松动的味道。

“温良恭俭,但不让”

“祖籍河南商丘,出生在台北县(今新北市),外省眷村子弟。17岁离家闯荡,18岁进凤山军校,经历金门炮战,退伍后先考上东吴大学英文系,后拿到政治大学东亚所硕士。之后从政,35岁当上 ‘立委’。”岛内媒体寥寥数笔,勾勒出这位荣民后代的青年时代。

没错,与马英九、郝龙斌、连胜文这些典型国民党人相比,“草根”韩国瑜头顶的光环黯淡太多:出身基层,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有欧美留学背景,鲜有党内外高层提携。正因如此,他没有世家子弟的高高在上,更没有国民党人的瞻前顾后。用他的话说,“(当‘立委’)要温良恭俭,但不让。”

之后,就有了震惊岛内的“掌掴”陈水扁事件。1993年5月,立法机构审查荣民改革预算。当民意代表陈水扁发言结束后,韩国瑜冲过去给他一耳光。原来,他误听阿扁称“荣民养预算不就等于 ‘养猪’”,导致情绪失控。那一记耳光,把阿扁送进医院待了整整3天。

他的“不让”还不止于此。1996年,韩国瑜一人在立法机构与20多位民进党人大打出手,帮助“眷村改建条例”预算案能顺利审议,而其他党内同志只作壁上观。时至今日,荣民们还记得眷村改建是当年韩国瑜“打”出来的。

缺少大佬支持以及与党内同僚格格不入,2002年当选3届民意代表的韩国瑜淡出政界,直到2013年他出山执掌台北农产运销公司(北农)。

北农公司控制着几乎全台湾的果蔬产销,民进党对这块肥肉觊觎已久。2016年,他们指责韩国瑜是“菜虫”、收“茶餐费”。与其他国民党人诉诸法律不同,韩国瑜先“单挑”民进党人段宜康:如果确认他有不法行为,愿吞下1盘(30个)曲棍球;若没有,请段宜康吃1个球。之后,韩国瑜在台北市议会与民进党“网红”王世坚“互怼”,并留下了那句经典台词:“问 ‘世坚’情是何物,问 ‘世坚’真理何在?”

通过网络,台湾民众见识了这位敢做敢当、口齿伶俐的非典型国民党人,无形中也把他推回政坛一线。

2017年,韩国瑜与吴敦义、洪秀柱同台竞选国民党主席。他说,“‘台独’比梅毒还可怕”,梅毒害了老婆孩子,“台独”会害了全台湾2300万人。虽然最终落败,但马英九说,“国民党若想反转,需要更多像他这样有个人鲜明特色的人。”

“大声唱歌、大碗喝酒”

落选后,韩国瑜需要舞台。去年他南下高雄,先担任国民党高雄党部主委,今年又宣布竞选高雄市长。

当时几乎所有人认为,即便除去种种“腹黑”想法,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安排他去高雄,说的好听点是“蜀中无大将,廖化当先锋”,说的难听点是“死马当活马医”。如今看来,韩国瑜把国民党高雄选战走“活”了,民进党从“决战中台湾”收缩为“先守南台湾”。

取得这样的成绩,缘于韩国瑜的两张牌。第一张,多说经济,少讲政治。民进党在高雄市执政20年,如果再加上合并前的高雄县,竟连续执政32年。也就是说,自1986年民进党成立后,高雄就没有旁落过。韩国瑜很清楚。用他的话说,这里土“挖下去三公尺都是绿的”。

因此,在高雄大讲统“独”问题,或大谈两岸关系,短时间内很难取得民众认同。因此,留着“深蓝”血液的韩国瑜,很高明地选择切入点——经济萧条。

这是事实。昔日与台北并称台湾双城的高雄,如今经济数据位列岛内“六都(台北、高雄、新北、台中、台南、桃园)”倒数第二。曾经船流不息的高雄港,从2000年全球第三大港,沦为如今第十五位。75%青年人要去外地发展,高雄人口数从岛内第二降为第三,被戏称“陈菊执政10年,高雄成小三”。

因此,韩国瑜集中火力攻击民进党执政无能。他站在民众角度说“现在城市又老又穷,高雄人不亏欠民进党。”他提出打造高雄“台湾首富”的口号,开出拼经济十大政见,以此吸引选民。

高明的政见还要脚踏实地来落实。韩国瑜的第二张牌,就是基层牌,以图再现“柯文哲效应”。

说易行难。虽然贵为高雄党部主委,但国民党中央留给韩国瑜的资源少之又少。最困难的时候,高雄市党部穷到连买泡面、买水的钱都没有,今年3月他甚至抱怨,已经7个月没有领到薪水了,“不要满汉全席,但卤肉饭总要有的”。为了节省开支,韩国瑜只能睡在办公室。好在他发迹于底层,对于这样的苦日子,还能熬过去。

至于选战,他自创“丐帮战法”,不设后援会,不搞排场,不走国民党派系动员的老路。他以“卖菜郎”自居,一身便装、一双球鞋、一口流利的闽南语,与高雄民众互动交流。他“大声唱歌、大碗喝酒、敢爱敢恨”的豪爽个性,也成了拉近民众距离的法宝。依稀之间,是不是有几分当年民进党草创时的样子?很多时候,历史就是在循环中发展。

一个月后,高雄市长选举揭晓。坦率地说,韩国瑜胜算还是略小,即便国民党全盛时都拿不下高雄,如今单凭一人之力更难以回天。但无论结果如何,韩国瑜已经像一根钉子,钉进了原本“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高雄。照这样的势头,他很有希望在2020年当选高雄市民意代表,打破民进党垄断所有高雄民代席位的局面。或许再假以一些时日,真会有高雄“绿地变蓝天”的那一天。

右为侯友宜。

“非蓝非绿”新模式

韩国瑜的崛起,让外界想起另一位非典型国民党人——新北市市长候选人侯友宜。有意思的是,虽然两人同属蓝营,但“蓝”的成色差距颇大。前者出身于已被边缘化的深蓝组织“黄复兴党部(主要由退役军人组成)”,后者国民党色彩却很淡,当年颇受陈水扁器重,当过当局“警政署长”,被外界看作“蓝皮绿骨”。恰恰是“南菜贩、北警察”,成为本次选举最大亮点。

一位被赋予守住台湾人口第一大市重任,一位被期待让南部绿营“堡垒”重现蓝天。这从某种程度说明,在国民党选举动员力走入谷底、国民党招牌难以吸引选民的当下,已经有候选人开始尝试摆脱过去拼党产、拼资源、靠派系动员拉票的老路,并远离拉上一堆蓝营大佬站台充场面的模式,而是通过提供符合民心的执政论述,来赢得选票。

其实,不仅是国民党人在淡化其蓝营属性,绿营政客也是如此。有别于传统绿营政客“反对大陆”“打党外悲情牌”的老路,一些人开始走出绿营桎梏,向中间靠拢。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政治素人柯文哲和民进党人郑文灿。4年前,他们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台北市与桃园市击败“蓝二代”连胜文与吴志扬而当选。

这4年,柯文哲在两岸关系上走出自己道路,让台北上海双城论坛得以继续,柯氏施政风格获得网络时代年轻人的青睐,形成了有别于传统的政治动员方式。而当年连胜选演讲稿都没有准备的郑文灿,在民进党当局制造“去蒋化”、追杀蓝营的大背景下,并没有完全以蓝绿划线,继续完成前任国民党市长留下的工程,也没有关闭“两蒋文化园”。本次地方选举,柯郑二人都谋求连任,从现在的形势看,胜选的几率都很大。

蓝绿政客不约而同地淡化色彩背景,或者说非典型国民党人、非典型民进党人频频出现,乃至得到岛内追捧,正好与之前走出蓝绿循环的“无色觉醒”相呼应。自1996年以来,岛内有过三次政党轮替,然而无论谁上台都没能解决岛内制度性问题,反而将蓝绿壁垒越筑越高,社会分裂加剧。这种情况下民心思变,摆脱传统蓝绿意识形态束缚,建立以问题导向进而追求实际效果的“非蓝非绿”政治新模式,正在形成之中。

从这个角度来说,韩国瑜能否选上高雄市长并不那么重要。最要紧的,是这股从2014年柯文哲刮起的超越蓝绿政治风能否继续吹下去,进而影响2020年地区领导人选举,甚至逐步改变长期以来台湾政治运作的轨迹。因为从更长远、更宽广的视角来说,一位真正能走出蓝绿纷争、以民众利益为重的岛内政治家,对两岸关系和平稳定发展,将大有裨益。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打过陈水扁一耳光,说“台独”是病毒,这位敢做敢当的国民党人能否拿下绿营重镇高雄?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