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山区岳家桥镇黄板桥村家庭贫困的泣血求助

 家庭贫困的泣血求助

尊敬的各级党委、各级领导:

你们好!事实残酷,我不得不含泪向你们痛陈我的现状!

我是赫山区岳家桥镇黄板桥村村民谢新辉,现年46岁,有高血压,双手肘关节腱鞘炎,不能做重体力活,家有未成家不到23岁的儿子和一个8岁的女儿,老公谢胜明,今年47岁,是勤劳本分的农民,一直在家种地。想着儿子大了成家要不少钱,三年前把灶屋重建,欠了点债,前年又借了三万块钱建了九间猪圈,去年11月底又借了七万块钱买了一台新的农用拖拉机,想着可以农忙时收谷,闲时可以帮他人拖货赚点钱。

但天有不测风云,今年8月25日,我老公谢胜明在赫山区碧云峰村青秀山发生了严重的交通事故(无第三方责任人),当场昏迷后死亡。

本事件告知

8月25日,青秀山村民刘高峰在没有森林砍伐证的情况下,砍伐大量木材(委托他姐夫),叫我老公去运木头到益阳市三桥处,运费是四百块钱一车,而木是按重量卖,刘老板为了省运费多卖钱,将本来应该装两车的木强行装成一车,导致车刚从刘老板家开出一两里的下坡路段时,发生意外。本应押货跟车的刘高峰却走在托拉机前,发生车祸时没及时报警救助,造成了悲剧的发生。120(是后来其他路人发现报的),经益阳医专附属医院全力抢救无效,于8月27号七点多去世。

当事故发生后,交警到场查看了解情况,我亲属也是极力配合,但当事人刘高峰一直不配合且态度恶劣。我老公在医院抢救期间及死后到下葬,作为叫车的老板刘高峰,完全没有半点仁义道德责任,既没去医院看望,也没去给死者家属安慰,就连最起码的拖拉机运费都不给。现我老公的医药费四万多(全部从亲戚朋友那借的,因车祸无报销),丧葬费六万多,加上之前所欠债务,共二十万之多,家里花大价钱买的农机工具就成了废铁,对于一个带着孩子的农村家庭主妇来说,无异于寸步难行,如此噩耗,犹如天塌……

为此我上诉村,区各级政府,至今未能拿到一分钱。

恳求领导本着以民为本,以人为本,在我的家庭遭难、在我无限绝望的时候。我希望我们的党和政府,为了人民,为了我的家庭,能够给我以物质上、精神上、司法上、道义上、爱心上的援助!还我一个公道,给我一条活路,以慰我亡夫之灵。

希批准!

此致

敬礼

求助人:谢新辉

2018年9月28日

嘀嗒团(didatua.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赫山区岳家桥镇黄板桥村家庭贫困的泣血求助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