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德沦丧,我曝光重庆西南医院风湿免疫科医生欺压病患,谁来可怜

 医院是救死扶伤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可是重庆西南医院风湿免疫科坑害病人,坑害的医保。病人生病本来是雪上加霜、使病人看病更难更贵。有些到重庆西南医院风湿科治病、从2014年开始医生给多位住院病人强行开的不是国药准字膏药,还得在他们科室买穴位敷贴等膏药,才能得到治疗强行坑害,如此不顾病人的病情发展加重,只有金钱利益,严重违背做人的医德良知;我有多个医护人员说的视频为证据。重庆西南医院有些医护人员视频证据答复说:“怕医保查,在出院费用清单上,记录成针灸理疗等项目可以进医保报销(这些针灸理疗项目计费根本没有做,有些膏药我也没有要,有些膏药免费送人了);输液一只:‘类克’要买三四千元,输液两只:“类克”要买科室六千元穴位敷贴膏药”。这些膏药费用归科室医务人员贪污所有。我到医院看见有些病人为缓解风湿关节疼痛;很多本来就困难为得到治疗,只有含泪同意医生的坑害。医生没有慈悲之心,重庆西南医院风湿免疫科更是落井下石残害坑害病人,没有医德医风。每当我看见这些,为生病治病的人心理十分痛苦喊冤。2017年初我本想借地方有些领导去悄悄查处他们,就故意假说成:我到重庆西南医院住院治疗,有些类克输液药物等没有使用,医生开后计费、中药开回家泡酒洗澡、到药房和他们分红等话。(我即没有与医生分红,请问谁会这么傻泡酒洗澡、也不会拿酒洗澡、也没有开中药泡酒洗澡而是回家听医生的熬水外用洗澡、地方领导对我这段话也悄悄摄像视频了)。是想借地方领导去查处,看见古楼镇有些领导没有去查,今我就如实把这些公布出来,希望引起上级领导重视查处,医院医生贪污坑害病人。及我每次重庆西南住院3到4天,现把多次住院部分费用清单呈上:上面清楚的记录有,每次住院3到4天,医院如何记录针灸理疗费用高达三四千元,今揭发出西南医院风湿科医护人员的贪污行为,(想到古楼镇有些领导2016年与重庆有些医生含接也不收我住院治疗)以后我不敢在重庆,及合川地区住院治疗了,怕遭治死我报复黑冤整。想到能让更多的病人得到好了治疗,能挽回国家的经济损失,违法的事情我不会做,今天我冒死揭发出有些医院的贪污坑害病人行为。重庆有些医院也出现类似情况、都有互利暗中保护伞吗?希望引起上级领导重视进一步完善这方面体现,相信以后能让更多的病人得到好的治疗福音。。我一个弱势者即怕得罪医院而得不得治疗,又怕得罪有些领导只有不好说。只有说到医院是服从医生的治疗。2016年熊志强当上古楼镇长,到李永财治疗的各个医院,联系医生就怕暗中么黑整我,李永财有熊志强在电话里面说:“以后到医院治疗,他们要到医院,找医生联系涵接的通话视频为证据。”回忆真实案例在2010年李永财到重庆西南医院住院治疗,李永财肝功正常没有病,古楼镇有些领导来到医院给医生打招呼涵接后,西南医院有些医生给李永财出张:患者肝功阳性不能使用生物剂‘类克’治疗,还写有到传染科治疗,让医生不给我治疗(黑冤呀)。怕古楼镇有些领导跟踪把手机关完,后悄悄到重庆大坪医院检查、肝功没有病完全正常才使用到“类克”治疗。哪次是利用权势给我、出个假诊断使我暂时没治,这次有些领导抓住有些医院的贪污联合交成朋友;就真毒害整我吗?2017年1月几号西南医院医生给我说:我感染一种病不能使用‘类克’治疗;也不收我住院治疗让我有苦难言。受苦难的还是弱势者。后我咨询有些医生如何能感染这种病,有些医生答复说有:“在输液打针时若带有这种病源可以传播给我感染等”。就可以阴险整起我生物剂治疗不成吗?痛苦一生,多忍受加重双肩底尾椎双膝脚等多关节疼痛痛苦、好如时刻被皮鞭的抽打苦不堪言。古楼镇有些领导与合川有些医院医生含接后也不给我对症治疗。我的病到热带保养就会好些,多想逃难租房到省外热带城市住好好生活、万一突然生病不好也方便些住院、母亲不认识字、可是有病有残疾行动不变愁啊苦啊?也怕古楼镇领导悄悄跟踪来黑冤整我呀!多想逃难到外面可以远离地方有些领导的残害毒害,不再提这些伤心的事情。我累了怕了。看见党的政策如何美好,违法的事情不会做。整起我此病不能使用生物剂治疗,看着疼痛慢性加重。重庆西南医院更残忍没人性的是,我这几年住院长期每次都是使用一只生物剂“类克”治疗。然而在2017年1月住院已经抽血查出不能使用生物剂治疗,结果科室医生加倍使用生物剂两只“类克”给我输液、该如何解释。先我不懂,后到多家医院数位教授都说,若查出有此病,任何医生不能再给你使用生物剂“类克”治疗,不然会拖垮你身体免疫、并发其他病加重致死的。现将2017年1月西南医院给我的出院清单呈上:清楚的记录使用“类克”两只价格。医生杀人不用刀只需笔飘一飘好阴险毒啊?该如何解释?所以我怕在内地住院输液这样来的,请问我得罪地方领导还敢在内地输液治疗吗?好阴毒啊!知道不能使用还加倍输液毒害我身体。
  上面这几张是我每次在重庆西南住院3到4天,现把多次住院部分费用清单呈上:上面清楚的记录有,每次住院3到4天,医院如何记录针灸理疗费用高达四千元。
  
  现将2017年1月西南医院给我的出院清单呈上:清楚的记录使用“类克”两只价格。医生杀人不用刀只需笔飘一飘好阴险毒啊?该如何解释?
  我李永财是合川区古楼镇摇金村人士,古楼镇有些领导利用权势做些假证据欺上骗外;对下利用权势坑压蒙骗残害、出尔反尔、受冤屈苦难的还是有些弱势群体。2008年我生活困难自杀后地方领导受到上级严峻批评,就严重得罪地方有些领导,其中就有熊志强,现地方有些领导及熊志强当上古楼镇长有权势、出尔反尔反扑报复想些办法整我说、以前古楼镇领导签字政府盖章通过、教的承诺给李永财药费全报销特殊解决的;我们上报以后不给你五保户、药费报销未必还能把我怎样、你想治病、报销以为就可以吗?给你这些报销承诺书不算数、以后我们要想法给你取消、出新政策除民政救助,用多的钱自己想办法。一个伤失生活治理重度残疾五保户、面临病痛治疗无源等于绝望死路。党的政策如此美好上级经常强调说:地方领导要关心解决好五保户、残困难人的疾苦民情。可是到了地方政策,有人士亲戚关系好办事、有些没有人士关系、或者有些曾经得罪过地方领导;有些地方领导不择手段残害毒害这些困难人、到医院控制治疗残害生命,来欺上骗下。
  李永财在2017年8月17日、又挂号合川人民医院骨科王教授,骨科王教授看了我2017年7月16日、在合川人民医院肩关节照片与磁共振片后,王教授视频证据答复说:“我院可以给你做手术肩关节置换治疗几万就够了、没有问题、看你疼痛严重、手术以后肩关节就不痛了、生活质量也会提高、若到上级重庆医院至少要十多万元才能治好,王教授叫我8月21日早上直接到住院部找他”。这次挂号王教授说出病痛者的真实情况与治疗视频证据。回到家里我与有些路人、谈起上次我在合川住院手术肩关节,有些反对我在合川内地省内手术治疗说:会有人想法报复把你治死在里面;也有人说网上曝光此事、若在治死在此医院也太黑暗冤屈了不会的;也有人说、你去他们认识知道后、因古楼镇领导没有同意、就不会收你住院治疗;或会找种种借口又推卸不给你治疗。活着也是痛苦活受罪、我想节约些为减轻痛苦、8月21日我到合川人民医院骨科;这些医生认识我后他们拒绝收我住院治疗,王教授视频证据答复说:“收进来也不会给你治疗可惜浪费钱,叫我到上级医院手术治疗”。
  我因肩关节疼痛严重、在2017年7月16日早上李永财筹借五万元、住进合川人民医院骨科手术肩关节退行改变。完善所有手术前的检查,检查后骨科医生17日下午告诉我:“安排好19日手术肩关节减轻痛苦、手术前检查完毕基本安全没危险问题”。18日骨科医生告诉我不要手术,好死不如赖活着、不手术活得好好的、为什么非要走险路窄路。冤啊是谁借此想要我的命?惨无人道无人性。难道又是地方有些领导与医院医生含接、想把我治死在医院或不让我治疗、或者让我手术后在治疗途中、一个简单炎症感染也可让我加重致死吗?有些医生进退两难,难道不想这样做、就把我开个出院诊断吗?建议到上级医院手术治疗吗?有些领导有权势不怪医生、可能他们也有难处吗?病人到医院都要首先签手术意外病死类字、或者在什么治疗途中、带来并发感染危险死亡这些字;我得罪地方有些领导严重、领导利用权势来借此机会、好在医院整死我吗?所以以后我到医院治疗、所有签字只能做片面参考。  
  上面这张是2017年7月19日、合川人民医院给李永财开的出院诊断证明呈上、在诊断里面清楚写到:建议我到上级医院进一步手术治疗、肩关节活动受限疼痛较重;诊断里面还写到兹共振检查到:骨软骨,双侧肱骨头及关节盂软骨大部分破坏(指坏死),肩关节积液。19日我问写出院诊断的教授:“根据各方面检查、叫我到上级医院手术安全吗?这位教授答复说有:“从检查看基本安全没有危险问题、手术治疗才能缓解这些”,19日有录音为证据。冤啊是谁借此想要我的命?惨无人道无人性。 7月20日我又电话咨询骨科朱教授:从我住院检查看,叫我到上级医院手术安全吗?朱教授答复有:“手术安全没问题”有通话视频为证据。谢谢教授你们辛苦了。整我上级医院五万元治疗我够吗!怕又整我到上级医院、又控制我治疗不成、使我花费更穷在2022年以后、还得二次手术股骨坏死。你们良心手段好阴险毒辣呀!手术没有地方领导的同意行吗?上级经常说解决落实好疾苦民情,请问地方有些领导、是这样关心残害残困人的吗?请问这就是得罪地方领导、弱势群体的悲惨下场吗?冤呀!冤苦呀!(在文章最后呈上、这次手术前所有检查项目清单缴费发票)。回忆真实冤屈案例:我严重得罪古楼镇有些领导,双股骨坏死瘫痪在病床上、2009年古楼镇领导、把我送进合川人民医院骨科住院、古楼镇有些领导到医院控制含接后、人民医院也建议我、到上级医院手术股骨坏死、我马上又转院到、重医大附一院骨科住院多天、地方领导不同意我手术,古楼镇有些领导又用车把我欺骗接回家、受尽痛苦折磨、痛骂我去死(有录音为据)、到医院控制治疗残杀生命;还上报也向外面透露、是医院不给李永财手术的,来欺上骗下蒙骗把责任推卸得干干净净。几个月后我悄悄打120、还是在合川医院手术股骨坏死的,这些都是事实。这次又来重复残害整我吗?肩关节受限连上台洗澡、洗头无法完成,多想手术后减轻痛苦提高生活治理,想起就伤心欲绝。因严重得罪地方领导、请问弱势群体自己先筹借去治病、没有地方领导同意能够手术治疗到吗?写到这里含冤泪满面你们良心何在?把我的痛苦生命完全建立在、他们的权势残害下;在这些事实面前、地方领导残害报复整我还需狡辩吗?(有些地方弱势者没关系的、随时可以被地方领导任意残害残杀吗?冤屈苦呀?)
  地方领导看见网上发表这些文章、2017年7月28日、8月8日派多位古楼镇领导:镇长、民政的、司法办的、信访办等领导来到我家,摄像与我谈话、劝我近期不要手术治疗、天气热伤口容易感染。我说:“你是司法制办的我有古楼有些领导、及熊志强他们欺骗残害我、痛骂我去死的录音视频,今天把这些证据交给你、我依法起诉请求为民做主伸冤”。有些领导有权势当场答复说:以前这些过了应该算了、完全包庇不管。弱势群体拿出残害我的证据、地方法院有些工作人员包庇不管。冤屈呀!后我又以短信息分别向古楼镇书记、镇长、民政领导发送内容有:“陈书记你好,我是摇金村五保户李永财,现肩关节退行改变疼痛严重,多次给你们反应过,重庆大坪医院诊断:肩关节手术治疗减轻痛苦;在7月16日住进合川人民医院,检查后也建议我手术治疗减轻痛苦。今天7月28日又反应乞求领导同意、我手术治疗减轻痛苦,我把生命生死交给你们,在你们的权势下随你们的宰割;你们到医院含接权势控制下,没领导的同意,合川人民医院骨科不给我手术治疗;请问我该怎么办,请求领导解决残困人的疾苦治疗民情;网上你们随时监控我发写的一切,多的不说,相信你们早就看过了解这些;谢谢领导请求领导回复”。附近有些好心人劝我不要手术、地方领导会想法设计反扑报复、诬陷整死治死你。难道以后我突然不好、生病住院只有省外输液治疗了吗?我的病天气变冷疼痛更会加严重、到热带保养就会好些,多想逃难租房到省外热带城市住好好生活、万一突然生病不好也方便些住院、可是有病有残疾行动不变、愁啊苦啊?也怕古楼镇领导悄悄跟踪来、黑冤整我呀!或怕盗用我网络、首鸡冤整我;多想逃难到外面、可以远离地方有些领导的设套残害毒害呀,我因病不能体力劳动、穿衣生活治理都困难,若到外地去生活、还得求母亲一起去护理这些;逃难到省外在慢慢希望可以租个门市、买点水果什么东西好好生活。因肩关节疼痛严重多想到省外治疗减轻痛苦。冤苦呀!人道人性公道何在呀?回忆2012年12月6日地方有些领导对我说:“你若敢东走西走上访反应,把你关到精神病医院里面去、以后也不管了,看你做啥子”有领导说的视频为证据。后来还有位我不认识的路人对我说:“以后敢在提这些录音视频证据上访、我们想办法把你关到精神病医院去、关死治死你外面网上谁会知道”。听后不怕行吗?苦苦哀求领导不要为难、冤屈的报复整我。想起自己筹钱到医院治疗、没有地方领导同意就不行、常常血泪流满面。含泪后悔困难得罪古楼有些领导、及熊志强。《8月几号我把这次合川住院肩关节检查的兹拱振、请另外骨科医生给我治疗诊断,一位医生说我们不敢写该治诊断、不敢得罪有些领导,你可以用手机照相、把照的片子发布到网上,这就是你肩关节骨破坏疼痛的严重性、该治证据》
  上面几张分别是2017年7月28日、8月8日我发送给领导的短信息。
  我李永财重庆市合川古楼镇人士。我因股骨坏死,强直性脊柱炎瘫痪多年、现治疗有些好转稳定。病人到医院首先要签他们的条款,为治病不敢得罪而签字,所以有些只能作为片面参考,病人到医院治疗所有用药都是服从医生诊断安排,所有用药由医生负责承担解释。李永财经四川华西医院,重庆西南医院,重庆新桥医院多家有名医院,数位教授给李永财的病情诊断证明、现呈上写到:“患者强直性脊柱炎发展到晚期,多关节疼痛严重,身心痛苦无生活质量,生活难以自理;患者有骨桥形成发展到晚期,传统药物治疗难以控制病情发展加重,为确保疗效,只是减轻患者痛苦,建议我长期每月规律使用生物剂“类克”治疗缓解多关节疼痛,提高生活质量(这是多位教授诊断、说我使用常规药物治疗难以控制病情加重)。及重庆西南医院多位医生教授,和成都中医学院风湿科教授叫我,配合中药外洗保养减轻李永财关节疼痛痛苦,配合中药外洗保养让关节疼痛加重慢些。怕古楼镇有些领导、与合川有些医院医生含接、把李永财治死整死在医院、我以后到合川住院不敢输液打针、有时中药外洗保养;因严重得罪古楼镇有些领导、若突然生病不好只能到省外住院输液治疗啊?强直性脊椎炎、生物剂治疗是最有效的缓解关节疼痛痛苦,现我减少使用生物剂治疗、就会多忍受多关节疼痛痛苦的慢性加重、以后希望配合中药外洗保养加重慢些。现在多关节疼痛慢性加重、好如时刻被皮鞭的抽打、苦不堪言。
  乞求熊志强领导不要记恨报复、李永财2008年得罪熊志强的事情。我一个弱势五保户困难人哪经得住、你的权势陷害黑整呀!我现在很害怕熊志强利用权势冤黑整我。2016年当古楼镇镇长,熊志强就故意多次打我麻烦。回忆在2008年我瘫痪在病床上、就是熊志强欺上骗下,利用权势不准我得到治疗,到医院给医生到招呼控制我的用药治疗,还找起黑社会上的人、到医院威胁恐吓我,及说有要找人整死我让我痛苦一生,有视频录音为证据;当时我瘫痪在病床,是地方领导给我请了位护工,我有这位护工的通话视频为证据,证明说出有此事。2009年有些领导看我不死,有些领导痛骂我去死、有录音为证据。在2009年有群众说出:“熊志强领导根群众打招呼,不准任何人帮助背李永财到医院去治疗,谁帮李永财就会招来领导麻烦等”。有群众说的录音为据。我瘫痪在病床上求领导不管,可恶的领导还威胁恐吓群众、不准帮助背我到医院治疗,哎得罪有些领导的痛苦啊!听说熊志强市、区里有关系。熊志强说告不准他有关系,就算有事了做一个立功材料、调任到其他地方又安全上任,你有用吗?我很害怕古楼镇有些领导、盗用我网络、手机利用权势黑冤整我,及在医院冤整我呀?之前熊志强及地方有些领导、多次欺骗痛骂我刁难我,说一套做一套整我的冤屈,希望得到有关部门重视,乞求为我申冤做主。
  上面几张是四川华西医院,重庆西南医院,重庆新桥医院多家医院数位教授给李永财的病情诊断证明呈上::患者多关节疼痛严重身心痛苦,无生活质量,生活难以自理,传统药物治疗无法控制病情加重,为确保疗效,只是减轻患者痛苦,建议我长期规律使用“类克”治疗缓解多关节疼痛,提高生活质量。
    上面这张是2010年李永财到重庆西南医院住院治疗,李永财肝功正常没有病,有些领导来到医院给医生打招呼涵接后。2010年8月3日的出院记录上写有:我肝功因阳性不推存使用生物剂治疗,还写有到传染科去治疗。(后我悄悄到重庆大坪医院检查肝功完全正常才使用到生物剂治疗——黑冤屈呀!)
  这张是李永财的残疾证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上面这张诊断是:重庆大坪医院诊断我双肩关节退行改变建议我手术治疗,减轻痛苦。(在诊断里面写有我高血压二级高危,其实我根本没有高血压,那是2009年地方有些领导到医院含接后不让我手术股骨坏死,怕又么死到医院好找借口,所以有些医生才给我故意诊断的一个高血压二级高危(黑冤呀!);在后来多家医院在也没有诊断写有我高血压疾病了借卖网(jeimai.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医德沦丧,我曝光重庆西南医院风湿免疫科医生欺压病患,谁来可怜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