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城河在古代竟然如此重要,不敢想象

 护城河(city moat),亦作濠,是古时由人工挖凿,环绕整座城、皇宫、寺院等主要建筑的河,具有防御作用,可防止敌人或动物入侵。世界各国在古代已有开凿护城河。在中国大陆北京的紫禁城、台湾新竹古城、左营旧城、亿载金城、日本的古城如松本城、江户(今东京)的皇居、以至欧洲各国的城堡及皇宫等等地方都建有护城河。欧洲不少城堡在护城河上建有可升起的木桥,以方便出入,亦可防止敌人进入。

概况

玉架山遗址位于浙江余杭临平茅山北侧,西距良渚遗址群约20公里,遗址面积近25000平方米,是一条保存基本完整、4000多岁的“护城河。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余杭博物馆联合考古队自2008年10月起开始抢救性考古发掘,发掘约7700平方米考古人员介绍说,这在长江下游新石器时代考古中属首次发现,其所“保护”的文明聚落规模较小,但比较完整,为进一步研究良渚文化提供不可多得的资料。

根据发掘,环壕聚落平面大体呈方形。“护城河”边长134米至155米、宽3米至15米、最深不超过1.3米,中间包含了大型堆筑土台、“砂土面”、墓葬、居住址和灰坑等遗迹,其往北延伸的部分被推测是与百米之外另两处遗址相接的水路通道。

主持玉架山遗址考古发掘工作的执行领队楼航说,该聚落延续了七八百年时间,年代从良渚文化早中期延续到晚期。他认为,从环壕布局看,当时的居民已懂得区域功能规划。他们一边堆筑土台,一边挖壕,既满足了祭祀等日常生活需要,又能起到防御作用,可谓一举两得。

另据介绍,考古人员清理墓葬186座,出土陶、石、玉器等物2000余件(组)。位于土台中心的贵族墓地区域中,已发掘10座规格较高的出土玉琮、玉璧等玉器的墓葬。其中一个墓葬出土了刻符玉璧。“这是首次在正式考古发掘出土的良渚文化玉璧上发现刻符。”楼航说。

襄阳地处华夏中部,据历史学家研究证明:中国从北至南,到了襄阳,地表水骤然丰沛。而只善陆战不善水战的北方民族,在历次南侵过程中,兵临军事重镇的襄阳城下,往往会望水兴叹。聪明的襄阳人逐步认识了水的城防功能,护城河于是一次又一次地在战争间隙被拓宽、掘深,从而形成了“中国第一”。

枢纽

根据史料记载和历史考证可以得知,襄阳护城河可能是国内、乃至世界上最宽的护城河。襄阳护城河之所以这么宽,原因之一,就是源于襄阳悠久的历史。襄阳学者严爱华在《襄樊风情·历史》一书中曾撰文指出,历史上的襄阳是古代几条重要水陆交通线的枢纽,由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至春秋战国时期,襄阳声名渐隆,地位日重,成为一座重镇。

春秋战国时期,当时襄阳境内的诸侯国先后为楚所灭,了为抵御韩国的南侵,楚国将具有重要战略、交通意义的襄阳置为军事防御的“北津戍”。襄阳当时就成了楚国的北大门,成了联接楚国与周天子及郑、晋、卫等诸侯国的通道。而距襄阳不过数十公里的宜城(现在的宜城市),曾一度是楚国的都城。秦统一六国后,废分封,立郡县,将襄阳以汉江为界,置南阳郡(江北)和南郡(江南)。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曹操占据襄阳,分南郡置襄阳郡,襄阳置郡从此开始。

在以后的漫长岁月中,虽然封建王朝屡经兴废更替,行政区划的设置、名称也历经嬗变,但襄阳始终是州、郡、府、道、路的治所。 由于襄阳是我国历史文化最为悠久的地区之一,并一直是区域性的政治、经济与文化中心,因此,护城河的宽度为天下之最,并不为过。

重大作用

南宋抗金名将岳飞视襄阳为“恢复中原之基本”;清朝著名学者顾祖禹在他的《读史方舆纪要》一书中对襄阳、武昌、荆州三个重镇在湖广形势中的不同地位曾作过一番分析比较,结论为:“以天下言之,则重在襄阳;以东南言之,则重在武昌;以湖广言之,则重在荆州……三郡相较,襄阳殆非武昌、荆州之比也。”

后代史学家对襄阳的军事战略地位有这样的总结:“襄阳为楚北大郡……代为重镇,故典午之东迁,赵宋之南渡,忠义之士,力争上游,必以襄阳为扼要;晋之平吴,元之伐宋,皆先取襄阳,为建瓴之势。”(清·王万芳《襄阳府志》)

历史上,襄阳发生的有史料记载的大大小小的战争共有200多次。从每次的战局来看,襄阳的得失,直接关系到中原战争的全局。尤其是当中国出现南北政权对峙时,襄阳的战略地位就显得尤为重要。

襄阳历史上历时最长、战斗最残酷的一次战役是南宋末年的襄阳大战。这场战争发生在公元1267年至公元至1273年,持续了6年之久。最后,樊城失守,襄阳失去依附,加之长期遭受围困,城内物质匮乏,等待救援无望,守将吕文焕率部投降。

襄阳城失守后,南宋军队的战斗力急剧下降。公元1274年,元军一路南下,势如破竹,于1276年攻下南宋都城临安,并最终完成了国家的统一。其中,襄阳城高池深,是造成襄阳大战之所以经历这么长时间的主要原因。

自然条件

当然,襄阳护城河之所以成为华夏第一城池,还有客观的自然条件因素存在,因为北京、西安、洛阳、南京等地在历史的位置也相当重要,而它们的护城河并没有襄阳护城河宽。

池宽水深,水是必要条件。襄阳护城河的宽度与襄阳的水资源丰富是分不开的。古襄阳城内,除了汉水之外,还有襄水。这为了护城河的水源补给提供了有力的保障。实际上,襄阳护城河在形成之初,并没有这么宽,它也经历了拓宽、拓深的过程。

当时,不仅汉水、襄水的水源补给充足,水质也相当好。每逢战事吃紧时,城内军民就取护城河的水来直接饮用。后来,随著城内居民的逐年增多,为了保证战时能有充足的饮用水,人们便不断地拓宽护城河。不仅如此,襄阳护城河还有一套完善的排水系统。据《襄阳县志·岁修章程》一文记载:“宋郭杲旧设二闸,盛涨之时闭北闸,开南闸,放浑水入汉(汉江);大水既退,则闭南闸,开北闸,导清水入壕,方法极为尽善。”过去,城内居民是通过护城河上的吊桥来与城外取得联系的。护城河加宽后,城内居民如何与外界联系呢?为了方便城内与外界联系,当时在文昌门、阳春门、西成门与陆路相通处,人工修建了一个环岛,以此为支撑建成两段吊桥,帮助城内外联系。环岛内既可以屯兵,又可以成为城内防御的前线。

北京

概况

北京四面的城墙以安定门、德胜门一线最为坚固,其墙基和顶部比其他三面城墙都厚,内外侧墙体的包砖也厚得多。这是明初重建北京城时,出于防范北元势力反扑,正面迎敌和适应战事频繁的考虑。1915年修通的环城铁道。铁轨几乎是贴着城墙根儿铺就。也正因为铁路运输安全的需要,北京城墙外侧保护得较好。德胜门西的城墙外侧墙体高大、坚固,维护得几乎半砖不损、寸草难生。城墙内侧的马道原来设有高大的栅栏,并有专人值守。

护城

北京护城河:外城护城河、内城护城河、皇城护城河、皇宫(紫禁城)护城河等四类。

古代的城防体系有城墙就必有护城河。北京的护城河不是一潭死水,它有上源(玉泉、白浮泉、密云诸水),有流向(自西北向东南与转河、金水河、坝河、通惠河及“六海”接通),是京城水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护城河水是流动的,有时流速还很大。这是因为,护城河上建有许多闸、坝,以调节水量,控制流速。笔者在德胜门护城河岸边长大。那时的这段护城河水深面宽,北侧傍转河,还连着一片大苇塘(后来修成“太平湖”)。北护城河从西向东流经德胜门箭楼西侧的松林闸。闸下河道50米处有三层台阶(每级高1米多),水从上一级流向下一级,形成4至5米的落差。河水流到箭楼下,冲击粗壮的桥桩,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松林闸下水平如镜,一到台阶,河水如脱缰野马急冲而下,形成德胜门箭楼下一道水景。,济南

全长4.71公里,总面积26.3公顷,河道宽 10-30米,水面面积8.4公顷,河道两侧绿地10-59米,绿地面积为12.5公顷。

济南护城河由趵突泉、五龙潭、黑虎泉三大泉城汇聚而成,河水清澈,常有市民在此游泳,最终汇入大明湖。济南老城墙拆除后,沿线改造为环城公园为市民开放,风光秀丽,是著名的旅游景点。

经过改造济南护城河已经全线通航,坐船可由黑虎泉、趵突泉出发到达大明湖。

揭阳

概况

城市人对水环境的态度,在相当程度上反映了他们的文化观念或文明程度,如开启阅读城市的一把钥匙。揭阳,自古便是一座温润如玉的岭南水城。温润如玉的水的气息,渗透了古城的每一个角落。出于莲花山脉群峰之中的涓涓细流,汇入榕江,仿若城市经脉一般盘活了整座揭阳城……

新名片

天福北路口,车流如织。一片葱绿背后,便是令榕城人称道的护城河畔。

沿着绿道走至新改造的瓜籽池片区,慢慢踱步,木道水榭、亭台飞檐、上善书院、莲花舞台、红头船……这个地方,每一处细节都充分展露着老城的独特风韵。这里传承了一段历史与记忆;这里,已依稀展现老城的新姿;而这里,还即将树起一个全新的大社区。水,是城市的眼波,水波流转之间,城市在盈盈水面上闪着光芒,这便是自古以来人们所追求的山水城市的惬意生活。

前世今生

护城河从北滘流到南滘,在城内纵横交错。作为榕城仅存的护城河,它的历史、文化意义自不待言,它的身上承载了老榕城太多的兴衰记忆。据《榕城镇志》卷九建设志中记载,“前人谓‘两滘是通城河流之经,城河是通城河流之纬”、“城区水域周城者为内外城河”。据《榕江风情》第二期的《水乡榕城今昔谈之水中城城中水》一文所述,护城河是榕城三横三纵的现存水系中,三纵中的一纵,连通榕江南北河水道,现名东风河,也即是原东外城河。

有诗曰:“北望岐山挹翠微,榕江襟带白云飞;龟腰桥内深潭水,璀璨明珠瓜籽池。”曾经的榕竹依水,船舶如梭,商行林立,民居瓦屋鳞次栉比。但是,因为河道拥塞、污染严重,相伴而生的污染、恶臭、噪音、潮湿的生活环境,让这里变得令人生畏。2011年7月,“三旧改造”工程之一的瓜籽池、护城河改造工程终于竣工。半年的时间里,实现“蝶变”的护城河脱颖而出,亮丽呈现在市民面前。现如今,它恢复水清岸绿的本来面貌,北河南岸滨水带又有了新的门户地标,旧城标志型现代化宜居小区正在拔地而起。榕城人涌动不息的水城记忆又泛起了新的涟漪,而今除了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还给游客们提供了一个阅读老榕城的新平台。

文化长卷

因为有了水,古城老街多了几分柔软的文化韵味,历史的风貌也得以重现和延续。

一座有历史有故事的城市,飞速发展刷新的“新”字背后总有太多深情的“旧”韵铺陈压阵。保护风貌、修旧变新,一项项改造工程的迅速实施,让榕城的历史街区改造步入实质性操作阶段,在保留城市历史,彰显城市内涵的同时,也在改善着城区百姓的人居环境和城区面貌。按照计划,榕城区将抓住古榕城“五门三滘十二池”的主要特征,全线打通,建成纵贯中心城区的“生态绿轴”,着力打造“一核、四轴、五片区”。通过按规划、有步骤地实施旧城改造,使历史文化名城重焕生机。在,老城新景仿若一幅正在徐徐展开的文化长卷,在不断给我们带来惊喜的同时,更展示出一种风景,一种品牌;书写成一种文化,一种风采。。

濠河

南通市濠河景区日前成功晋升国家5A级旅游景区。南通濠河环绕南通老城区,形如葫芦,宛如珠链,被誉为南通城的“翡翠项链”。濠河原为古护城河,史载后周显德五年(公元958年)筑城即有河,现周长10公里,水面1080亩,水面最宽处216米,最窄处仅10米,是国内保留最为完整且位居城市中心的古护城河,距今有千余年的历史,是国内仅存的四条古护城河之一。濠河水清如镜,自然风光优美,拥有江鸥、野鸭、鱼鹰等自然生态群落。濠河两岸有光孝塔、天宁寺、北极阁、文峰塔、南通博物苑、五公园等名胜古迹,有张謇、李方膺、赵丹等名人故居,还有濠东绿苑、濠西书苑、环西文化广场、文化宫、文峰公园、映红楼、体育公园等新兴的文化娱乐场所和旅游景点,以及28座桥和各种名木古树。清澈洁净的濠河与亭、台、楼、阁、塔、榭、坊等交相辉映,人文景观与自然风光融为一体,千百年积累的历史遗迹、园林艺术、乡俗风情奠定了濠河古朴凝重的文化底蕴,而现代城市的崛起,又赋予它朝气勃勃地时代风采。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护城河在古代竟然如此重要,不敢想象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