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华西医院不负责把妈妈害死了

 我妈妈之前是个极奇乐观的人,大大咧咧,爱打点小麻将什么都不在乎的,有一天妈妈说她打了麻将出来一时想不起厕所在哪里了,我还取笑她是不是得了老年痴呆了啊,叫她去医院查查,有病早点医早点好,就这样我们抱着对川医的慕名来到川医分院上锦南府医院,7月5日早上太阳很大,有点不想出门,妈妈昨天麻将打的很晚也是懒洋洋不想出门,我说"妈,还去医院不?"妈说"你说嘛,要去就去,不去我就买菜去了"我想到对妈身体负责我就还是坚持说去吧,反正还早,看了病回来我们买菜。没想到我这一个决定就是把我亲爱的妈妈深深推向死神的第一步。

来到川医先挂了神经内科,医生说这种情况要住院检查,可以全面检查,可以报销比较划算,本来我们都犹豫了,妈说还住院我们就不看了,都走出医院门口了我又把妈拉住说住院就住院,检查清楚大家都放心了,由于平时妈妈最爱的人是我,所以从来都是听我的,没想到这个决定尽然成了把妈妈推向死神的第二步。

入院后各种各样铺天盖地的检查陆陆续续来了,我们都是查完了就出去玩,晚上回家睡,妈妈是特别开朗的人,又很爱玩儿,我们两个就像好姐妹一样生活了三十多年,摆不完的龙门阵,说不完的牙尖话,前面的结果拿了都很正常,我们当时也想到所有结果可能都正常,就是大脑有点老年化,没想到脑血管cT结果出来提示:颈动脉瘤0.5cm。我看了看还笑嘻了给妈说没什么你颈子上长了一个小瘤子,我妈还打趣说"是觉得打麻将颈子撑不起来”我们笑嘻嘻的拿着结果给医生看,医生看了以后马上表情严肃喊我妈躺下,说了一句"老太太那么乐观咋个长这个了"我当时心里一哏,不会出什么事吧。

医生马上给他旁边医生说"下三张病危通知书,家属签字,病人24小时卧床休息"我吓的脸色苍白,问医生颈子上长个瘤子那么严重啊?医生说是脑壳头长瘤子,脑壳头的颈动脉瘤,随时爆炸,爆炸后后果不堪设想!妈妈呀我顿时眼泪狂流,医生走后我出去打了很多电话给亲戚问这么办,我怕啊,我怕失去妈妈,回来后妈妈在病床上笑笑说"没什么,你看妈妈健康的很,不怕哈,走我们出去吃火锅。如果要爆早就爆了"于是我们就悄悄离开医院,下午医生打电话告诉我们转到神经外科去,神经外科那边专门管这个,我们中午吃了火锅就去了,到了下午转过去正好遇到医生手术,没想见到医生,又是星期五所以医院没什么人。

我顺便下楼去把最后一个脑cT的结果拿了,拿到结果后又是一打击,当时有种迈不开步的感觉,上面提示:2.5cm包块,垂体瘤?肿瘤?。我当是真要崩溃了,怎么这一查头上两个瘤子啊,而且第二个还不知道是不是恶性,我决定不告诉妈妈,所以自己一直强忍眼泪,接下来的周末两天医生不在,我们就带着妈妈到处耍,我想如果是恶性肿瘤我们就不医了到处去旅游,到了星期一我们一早就来病房没有见到医生,我本想问问瘤子的事也没见到医生,神经内科医生很负责随时都在询问情况,外科转过来都三天了还没见到医生,于是我就到楼下挂个专家号去咨询瘤子的事,幸运的是医生说是垂体瘤只要不影响眼睛就可以不管他,我太开心了。

想到上天总算有眼没有让妈妈那么惨,我回到了病房依然没有看到医生,只是几个护士喊我妈妈输液,也不说输的什么,输完后我们还是一如既往的出去玩,妈妈根本没有在意她头上的瘤子,到了星期五我们主管医生刘翼来了,他一天就问家属是不是只有我一个,我说是,他说把所有家属喊来,我问他为什么,我一个人可以决定,他说关于你妈妈的生命我决定不到,于是他就走了,我又着急了打了很多电话把七大姑,八大姨,还有离婚的爸爸也喊来了,见到刘翼后他耐心的给我们分析了我妈妈得病情,然后说明了开颅手术和介入手术的利弊,开颅手术虽然危险但是彻底,介入看起来风险小但是每年复查,我们就听他的依然选择了开颅手术,没想到这一决定是把妈妈推向死神的第三步。

对了,我们和医生交谈的中途还提出了另一个垂体瘤的问题,他说那个瘤子可以不做,以后从鼻腔做也是可以的,所以我们就决定先做危险的动脉瘤手术,预约到下周一,我和妈妈快乐的度过周末后星期天回到病房,有个剃头的师傅来了,把妈妈头发剃了,妈妈当时还哭了,我安慰了她剃了以后长的更好,妈妈说"我都不想做手术了,还要剃头,当时不是说剃一小块,怎么成光头了"我一直安慰妈妈没事,其实我当时也动摇了,也不想做手术了,想到那么乐观的妈妈为了剃头都哭了,但是事已至此还是只有前行,晚上我陪妈妈下去吃饭,妈妈说想吃辣子鸡。

我们坐下后,妈妈先问人家辣子鸡好多钱,老板说45,妈妈说来个麻婆豆腐,一碗饭,我问妈妈为什么不吃辣子鸡,她说太贵了,我顿时无语…妈妈节约惯了但是对我相当大方,我陪妈妈吃完饭,她又陪我去吃烧烤,我喊了两瓶啤酒喝,和妈妈聊天,毕竟第二天就要大手术了还是有很多话想说,这些催泪弹就不告诉大家了,那些和妈妈一起聊过的话题尽然是我们两个最后一次聊天。

第二天七点来推妈妈进手术室了,推下去的时候妈妈拉着我说:"你不要那么紧张,我都不怕,乖哈,不怕,妈妈都不怕"我点了点头!平时一向坚强的妈妈,这个时候都是在安慰我,手术大概做了11个小时,反正推进去的时候是7点,退出来是晚上6点30。中途医生出来问我老公,下面有个瘤子一起做不,我老公想到反正都打开了就一起了,也没有想那么多,所以手术做了那么久,我们度日如年的等到了妈妈出来,医生说手术很成功,我们全家欢呼,妈妈你太棒了,妈妈两小时后醒了说的第一句话是"我又活过来了"我抱着她大哭!万万没有想到死神之手在后面。

手术成功出来哪天晚上妈妈就一直说头痛,我想到手术出来都是会痛的就劝妈妈坚强点慢慢会好的,那么大个难关都过来了,我们的幸福日子来了,接下来第二天晚上妈妈也不停喊痛,在我记忆里从手术下来她嘴里一分钟没有停的喊痛,晚上甚至嚎啕大哭的喊痛,我马上叫来医生,医生冷漠的说只要意识清醒没事,但是妈妈确实痛的太凶了,我也去找了医生很多次他们都说正常,说是我妈妈对痛敏感,然后给妈妈打了止痛针,接下来的三天,四天,五天一直到第八天,妈妈一口饭没吃,喝了牛奶就吐,不停的吐,不停的痛,我甚至去问了所有和她做一样手术的人,人家都说不痛,我就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每次去找医生他们都说她怕痛,还骂了她两次,而且我们都被医生误导说妈不坚强,妈妈没力气解释了就不停的念"好痛啊,妈妈呀,好痛啊,你们给我耗子药嘛,好痛啊"我都不想理她了,反正他们医生就说没事,还不停打止痛药,而且期间一直陆陆续续发烧,他们也说正常,就这样到了第八天医生喊我们转院了,我说妈妈痛的这样,路也走不得怎么转院啊。

医生说疼痛不是他们管的范围,他们只管手术,走不动就用救护车接!于是我们大包小包收拾起等到救护车把我们接到他们的对口医院成飞医院,转过去后是晚上七点了,哪里住宿条件没有这边好,陪床只能一个人,我请了护工照顾妈妈所以我就回去了,第二天护工打电话给我说妈妈上半夜不停和她说话,然后还不停的喊头痛,一晚上没有睡觉,我说她是这样的,在川医就是天天喊痛医院里她都喊痛喊出名了。

我也没有在意,想到川医那么权威的医院都说没事我也没有多想,等我早上9点赶过去的时候成飞的医生很负责把我叫过去问病人头痛,发烧,我们必须给她做腰穿,我说她在川医也是这样的,成飞医生说我们怀疑她颅内感染马上腰穿,我同意了,结果出来脑脊液是黄色的,医生说多半重度感染,然后妈妈慢慢的意识不清,昏迷了,医生说她头上我们检查了有波动感,我们要拆开看看,然后他们用针管在里面抽出来50毫升的浓液,他们医生说从来没有看到这种情况,然后马上开始抢救,我在一边已经傻眼了,不是没事喊出院了吗?

不是说头痛是正常的吗?我真的怕了,妈妈越来越不清醒,医生护士都在她边上抢救,由于条件不好,他们再次把妈妈转入华西iCU抢救,我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妈妈一直喊痛原来是脑壳里面在感染,那么多浓咋个不痛嘛,我们都不停的自责,不停的呼唤妈妈,但是她再也没有醒来过,成飞医生说,如果早点治疗是完全可以治愈的,现在晚了,我真的欲哭无泪,我们那么相信的一个医疗机构,那么出名的华西医院,那么的权威,尽然这样不负责把妈妈害死了。

我该怎么办,我的两个三岁的龙凤胎宝宝该怎么办?妈妈在家里一直是一个女强人,什么事都抢着做,生怕我累一点点,妈妈现在这样整个家都垮了,我真的很后悔很后悔带她去看病,我甚至死的心都有了,但是想到两个孩子我怎么都要坚强起来,现在妈妈在iCU住了十天了,医生说脑已经死亡了就是等到心脏衰竭了,妈妈其实身体很健康从不吃药的,是其他人早就走了,她还一直在坚持,我该怎么办?

我真的很恨华西,为什么不能负责早点发现,早点检查伤口,早点做腰穿,成飞医院那么小个医院都发现了问题难道他们还不如一个小医院,我现在把实情给大家写出来让大家教教我到底该怎么办才能给妈妈讨回公道!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成都华西医院不负责把妈妈害死了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