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协和医院就是在宰钱的

 有这样一些患者,她们先后在上海协和医院看病,经历了几乎相同的过程,遭遇了几乎相同的结果:她们被推进手术台,在一个小时之内,做了七八项的手术,花费几万元到数十万元不等。现在,这些患者最想知道,她们的钱究竟花在了什么地方?她们患的是什么病?

在上海,《生活》记者见到了曾经在上海协和医院接受治疗的几位患者和患者家属。

吴女士的丈夫:医生说你赶紧凑钱,凑了钱之后,你们就是说,以后还要做东西。

李女士:一个月的时间内,吃了接近一万多(元)钱的中药。

徐女士:一共花了七万六千七百二。

李女士:做了手术之后,都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玻

陈晓兰:这个就是假手术,可恶就可恶在这里。

一小时接受八项手术,2006年10月31日,25岁的马女士来到上海协和医院做常规体检。在花了3500元检查费之后,一个叫吕相平的医生断定:马女士患有继发性不孕症、双侧输卵管阻塞和慢性盆腔炎,并说需要马上做手术。

患者马女士:我说动手术我不需要,她(医生)说你这如果不动手术的话,以后就不能生了,什么东西,反正说得很可怕的。

一下子被查出了三种病,并且必须马上做手术,让马女士和她的丈夫感到非常突然,但是吕相平医生的一番话很快打消了夫妻俩的顾虑。

马女士:我问她(医生)做完这个手术以后,多长时间能怀孕,医生跟我打了个保票说,一个月以后你百分之百能怀孕。

马女士丈夫:最多她这个病,花一万至一万五千块钱左右。

马女士在上海协和医院检查不到三个小时,便被匆匆推上了急诊手术台。此时,有关手术的各项检查结果都还没有出来。

然而,手术刚进行了20分钟,意外发生了。

手术医生吕相平告诉马女士的丈夫:她的妻子在术中又被发现了4种妇科病,此外马女士还被查出患有慢性阑尾炎。

医生的这番话让本来就提心吊胆的马女士丈夫更是不知所措,既然妻子已经躺在了手术台上,那就只能听从医生的诊断做手术了。

于是,在一个小时的全麻状态下,马女士被实施了宫腹腔镜探查术、盆腔粘连松解术、右侧输卵管伞端造口术、右侧输卵管系膜囊肿摘除术、多囊卵巢打孔术、宫腔镜下通液术、诊刮术和阑尾切除术等8项手术。

马女士丈夫:刚开始检查的时候应该只有三项,后来做的时候,她(医生)说是有什么东西,我也不懂,她(医生)是打电话过来的,说是有阑尾炎,还有其他什么东西,当时一共增加了五项。

手术后的第二天,马女士拿到了前一天的手术费用通知单,这一看,小俩口吓了一大跳,原来医生说是花15000元钱左右,如今却变成了34000元,而且,这34000元的手术费连个明细也没有。

马女士:光一个手术费就三万四,还有其他东西我搞不清楚,反正很贵。

花了34000元,最后仅仅只看到手术费三个字!这还没完,手术后第三天,问题又来了!

从2006年11月2日到11月4日,马女士连续接到了三次催款通知单。

马女士:我之前已经交了三万多了,还欠了三万多。

马女士丈夫:我过来交了一点钱后,她(医生)才用药的。

马女士:我感觉他们医院好像,就是在宰钱的。

马女士在上海协和医院住了四天,花了六万五千元。出院的时候,医生又给她开了三千多元钱的中药汤剂,就是这十几包无处方、无药名、无保质期、无生产日期、也没有医院名称的深褐色中药液。

六万八千多元钱花掉了,但是,医院出具的费用清单只显示出了40677元的费用。其它近三万元钱哪儿去了呢?

现在,他们担心的还远远不止是费用问题,他们更关心的是:手术虽然做了,但是马女士却至今没有怀孕。

马女士:动了手术到现在差不多快有三个月了吧,还没有什么反应。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上海协和医院就是在宰钱的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