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年博士毕业到两家独角兽高管,这个华人留学生如何做到的?

 大家还记得 2016 年夏天横空出世,号称“世界首款移动 AR 游戏”的《Pokemon Go》吗?

 
 
 
虽然这款风靡全球的游戏,在两个月后淡出媒体关注,但其实直到今天,《Pokemon Go》都活得好得很。据科技媒体 CNET 报道,该游戏最近总营收突破了 20 亿美元大关。仅凭这一款游戏,其研发公司 Niantic 就赚了个盆满钵溢。
 
 
 
 
 
 
 
这家由谷歌内部孵化而出的公司,毫不满足于这一款游戏的成功,正在着手实现更为雄心勃勃的目标。紧跟科技动向的小探,于近日专访了 Niantic 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张寒松博士,他在硅谷华人圈内赫赫有名:不仅曾在数家独角兽公司担任创始人和高管;而且自己创业也很成功,谷歌、微软、英特尔和 AMD 都是其公司客户;更神奇的是,身为理工科生,却还担任中国美术学院的客座教授。
 
 
 
 
 
 
 
张寒松不仅向小探分享了他对游戏行业的未来趋势展望,也详细讲述了他的事业发展路径和心得,虽然外人看起来像是“开了挂”,他却认为:其实成功是有明晰可践行的路线的。
 
 
 
张寒松本科就读于西安交通大学计算机专业,硕士毕业于中科院,随后赴美读博,师从图灵奖得主 Fred Brooks,只花了三年时间就拿到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的博士学位。小探周围一群同学都苦苦挣扎六年了还没博士毕业呢,张博士却谦虚地说:“我其实就是运气好,短时间内就找准了研究的课题”。他的博士课题,是关于计算机图形学的“消隐”问题的。
 
 
 
什么是“消隐”?当我们观察空间任何一个不透明的物体时,只能看到该物体朝向我们的那些表面,其余的表面由于被物体所遮挡我们看不到。如果把可见的和不可见的线都画出来,对视觉会造成多义性。消隐算法,是使用计算机生成立体三维图像和环境时,一块极为重要的研究内容。
 
 
 
张寒松此后的工作经历,都和他的博士研究课题紧密相关,却又在此基础上向外扩散;此外,在读博期间,因为广泛的兴趣爱好,他结识了一众好友,network或者“朋友圈”,在他的择业和创业经历中有着很重要的影响。
 
 
 
AR:首先理解现实,才能扩展现实
 
 
 
正如前面所说,Niantic 推出了轰动全球的《Pokemon Go》,但其实,Niantic 真正想做的,其实是一个游戏平台。比如该公司即将推出的下一款游戏是“Harry Potter:Wizard Unite”,游戏本身的客户端和内容、建模等是由华纳兄弟旗下的工作室完成,而 Niantic 则提供开发环境,为这款移动端 AR 游戏做技术支持等。
 
 
 
从2017年 10 月起,张寒松加入 Niantic,担任首席科学家,主管 Niantic 的 AR 开发技术,该职位的主要职责是引领和主导公司技术发展方向和趋势。身处 AR 前沿的张寒松告诉密探,人们常常把 AR 和 VR 相提并论,但 AR 其实和 AI 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我们知道,AR 技术的目标是在屏幕上把虚拟物体套在现实世界并进行互动。然而当下的 AR 游戏并不足够吸引人,关键原因在于:虚拟物体和现实世界无法进行有意义的互动。很多人看到苹果发布会上演示的 AR 枪战游戏,觉得索然无味,就是因为虽然你玩游戏的时候能在手机屏幕上看到现实中的桌子,但游戏本身和桌子无关,它完全可以在其它背景乃至虚拟背景中进行。
 
 
 
 
 
 
 
而张寒松认为,下一个阶段的 AR 技术,关键是对“R”(Reality)的实现,即计算机能“理解现实”,比如下图中,它能“意识”到拍摄的现实场景包括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那么一个虚拟物品“花瓶”,就应该放在桌子上,皮卡丘可以站在椅子上,并且体型要和椅子相吻合;又比如,计算机能“理解”墙壁上某一块地方是窗户,这样在一款僵尸游戏中,僵尸会从窗户中进来而不是直接遁墙而过,这才是有意义的和现实互动的方式。
 
 
 
 
 
 
 
这里面涉及到的计算机视觉和机器学习技术,都属于“理解现实”。理解现实,才能扩展现实;缺少理解,就无法进行深层次的扩展。
 
 
 
目前 AR 技术的研究,已经基本到了“理解现实”这么一个层次,移动端 AR 游戏也是游戏行业中一个潜在的风口,而它若能飞跃,那么就应该是基于对现实的理解。
 
 
 
如何建立 Network?
 
 
 
很多来美国学习并希望留下工作的中国留学生,往往对美国文化极为强调的“networking”感到很棘手。在国外交朋友和“建立人脉网络”,看起来是项非常艰巨的挑战。
 
 
 
但是,作为早在两千年初赴美的中国留学生,张寒松坦言:自己并没有感受过太多异国他乡求学求职和交朋友的艰难。因为好奇心强烈爱好广泛,他在求学期间就和很多人聊得来并成为好友。此外他认为:美国的科技圈是一个比较客观、公平的地方,只要你确实“有两把刷子”,自身能力出众,就能获得很多人的敬佩,自然而然就有了自己的人脉圈(network)。
 
 
 
以他自己为例,他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叫做 Silicon Graphics 的公司,是受到该公司一位管理者邀请;后来这位高管创立了一家公司 Intrinsic Graphics,因为一直欣赏张寒松的能力,就力邀他的加入,随后他去了这家公司,担任图形架构师。
 
 
 
在 Intrinsic Graphics,张寒松负责 Scene Graphic System(场景图形系统)的设计和应用,并申请了两项专利。这是 Intrinsic Graphics 的核心技术,并且直到今天也仍然是业内最为领先的架构系统。Intrinsic Graphics 其后被收购,现在属于 EA 即艺电公司所有;而 Scene Graphic System 已被用于数十款游戏当中,还有谷歌地球(Google Earth)。
 
 
 
 
 
 
 
接下来,又因为“老东家” Silicon Graphics 一位创始人的邀请,张寒松再次回到这家公司担任高级技术主管,此后的职业生涯便开始担任管理职务。
 
 
 
此后,张寒松受邀去 Roblox 担任技术副总裁,成为该公司的第五名员工,现在 Roblox 员工已经有数百人之多。该公司主打的是一款由用户自己设计和生产游戏的 UGC 平台 Roblox,和《Minecraft》玩法有相似之处。张寒松任职期间,该平台技术由其一手主管。目前平台月活用户已经超过 7000 万,估值超过 25 亿美元,是一家广为人知且备受关注的游戏领域独角兽公司。
 
 
 
 
 
 
 
要找到所从事工作的核心亮点
 
 
 
“不论年龄和行业,都要找公司里核心亮点的业务部门岗位,尤其工程师更该如此。”
 
 
 
谈到从大公司到 startup ,再到独角兽的工作经历,张寒松深有感触。在科技公司从事价值链末端工作,和从事核心技术的开发,最终结果可能大相径庭。
 
 
 
张寒松以自己为例表示,无论是几个人的 startup 还是独角兽,他都从事或负责公司最核心的技术研发,这给他带来很多技术之外的价值,也直接促成了他的创业选择。处于核心业务部门能让人保持更强的竞争力,成为市场上的抢手人才。还有一个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前者从普通员工到 CEO 可能隔着十个层级节点,后者可能只有三个,后者会让你的事业起步点更高。
 
 
 
早在 2008 年,他就创办了 ScalableVision 并担任公司 CEO 和董事长。这是一家用于高级视觉计算,计算机视觉和Web技术的研究实验室,至今仍在运转,并且为世界著名的技术公司提供服务,包括谷歌、微软、英特尔和AMD,以及诸多创业公司。
 
 
 
张寒松透露,开这个公司属于“不得不开”,因为有两个项目同时找上门来需要他提供服务,其中一个是谷歌,另一个则是为军方提供飞行模拟服务。客户的来源,正是朋友和认识的人推荐介绍。
 
 
 
而另外一次担任“联合创始人”的经历,则是一家由洛克希德·马丁拆分出来的公司 Wearality Company。洛克希德·马丁的 CIO(Chief Innovation Officer)找到他,和谷歌地图的 CTO Michael Jones,三人本来就是朋友,于是一拍即合,张寒松成为 Wearality Company 的联合创始人。该公司希望寻求 VR 技术的商业应用,虽然随着 VR 的风口退却,这次商业化不算成功,但张寒松希望强调的是,“从事核心技术”,加上“自己有货”带来的好人缘,会给你提供很多拓展事业的机会。
 
 
 
保持对其它领域的好奇心
 
 
 
从 2017 年 8 月份起,张寒松开始在中国美术学院担任客座教授,在其国际研究生项目(学生全部为外籍人士)教授“数字生成艺术”,并且在学期末由学生打分的课程评比中拿到第一名。
 
 
 
此前毫无任教经验,又是一名具有理工背景的工程师,为什么突然成为国内最权威的美术学院之一的客座教授?还受到学生广泛好评的?
 
 
 
张寒松说,其实这都是因为他自己的“好奇心”。拿到这个职位,是因为他对一位在旧金山美术学院任教的朋友最近做的工作非常好奇,聊起来发现:很多艺术作品想要实现的目标,完全可以用计算机视觉技术做到,比如一滴墨水滴入清水中的扩散过程,能通过计算做到和现实过程极为接近,并且可控。
 
 
 
聊得开心了,俩人就合作了“水墨交互”系列作品,并进入一系列在中国举办的国际艺术画展。展览从上海美术馆到中国美术学院,张寒松认识了很多艺术圈的朋友。后来,国美对这次展览的作品印象深刻,便邀请他来担任客座教授。
 
 
 
 
 
 
 
在上课过程中,张寒松结合自己在计算机视觉领域的前沿研究成果,和对哲学、艺术的观察思考,给学生带来了很多视野和思考方式的启发,因此课程大受好评。
 
 
 
他自己认为:保持对其他领域的人事物的好奇心和沟通欲望,有助于让自己始终保持对新技术的学习和探索能力,防止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目光逐渐狭隘;此外,还能帮助你拓展新的事业领域。
 
 
 
小探本人极为期待 Niantic 接下来推出的“哈利波特” AR 游戏,看看 AR 技术是否真能在“理解现实”方面做出重要突破,以及这会给游戏行业带来什么新的亮点和风口。
 
 
 
而看到这篇文章的你,如果有志于在美国科技圈发展,那么小探再帮你总结一下采访张寒松博士后的心得:第一,无论去什么公司,一定要找到这家公司的核心亮点,并争取进入核心部门工作;第二,朋友和人脉对事业发展至关重要,而人脉的建立和维护,根本上取决于自己的实力和能力;最后,要在本职工作外培养其它兴趣,关键是保持对其它领域的好奇心和求知欲,这往往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事业机遇。

转载请注明出处抓虾网 » 从三年博士毕业到两家独角兽高管,这个华人留学生如何做到的?

条留言  
给我留言